软软不是那么软

我的贝贝是全天下最好的贝贝。

【K莫】夏温

修车工KOX离家出走的小少爷郝眉

这篇真的太久没更新了

是因为我写不出来车消极怠工【摊手

如今终于养出来了,大家看看就好,不要打脸~

【夏温】索引

夏温chapter1

夏温chapter2

夏温chapter3

夏温chapter4

夏温chapter5

夏温chapter6




Chapter 7




KO沉默的往楼上走。




郝眉咚咚咚的跑上来,一把抓住KO的胳膊:“KO,我饿了,给我做饭吃好不好?”



KO回头看郝眉的眼,那个人眼睛亮晶晶,带着担心,却一直微笑着对自己说话。




他一把把郝眉搂进怀里,把他推到墙上狠狠吻住。




点我上车


刚才链接失效了,补了一个哈





========哭唧唧

吃的愉快~

【K莫】念念

又是很久啦~
有人想我们离家出走的少爷和蛋糕店老板了吗~

离家出走的少爷KOX蛋糕店老板郝眉



Chapter 18


【春光正好,你我相爱。】



“我让你走了吗。”郝眉呆呆的看着KO,不知道说什么好。




KO深深地看着郝眉,下意识的把他往怀里带了带。




“这次是我输了。”



好没有点贪恋KO怀里的温暖,他把脸埋在他怀里,红着脸慢慢说:“输了什么。”



“输了心。”



郝眉抬起头,看着KO,不明所以。



“郝眉,我很开心你对我说这些。”KO停顿了一下,“不是没有想过要拒绝。可是我突然发现,我舍不得。”



KO把头往后仰,郝眉都惊讶平常话少的他能说这么多:“喜欢一个人好难,我不知道怎样做才是好的,谁来教我这些呢。一直小心翼翼的过活,我很累,也不想去把某一个我爱恋的人带入我不确定的疏途。”




“可是遇见你以后,我开始相信某些东西的存在—悸动。”




郝眉轻轻微笑,抓住KO得手:“你到底想跟我说什么。”




“ 我的家庭不会允许这样的爱情,我不想带你进入你不喜欢的世界,我希望你好。”



郝眉轻轻摇头抬头看他:“没有KO,我就不会好。”



盯着他亮晶晶的眼睛,KO叹一口气:“我该拿你怎么办。”



郝眉撅嘴:“你不用拿我怎么办,既然互相喜欢,我们为什么不可以在一起。KO,我什么都不在乎,只是想和你在一起,就这么简单。”



郝眉看着KO还是不说话一幅深沉的样子,气不打一处来:“行了我知道了!我离开你!大不了我找女朋友!”边说边挣脱,下床找鞋。



说好了KO ,这次我听你的,听你的,听你的。




突然又被一个大力裹回去,郝眉刚要开骂,KO 拿额头抵住他的:“不准。”




郝眉气得都要笑了:“你说不准就不准啊!你是我谁啊!”




“我爱你。”




郝眉呆住了,清晨的阳光照在KO脸上,他淡淡的表情带着一丝认真。




初相遇时,他也是这样的表情对自己鞠躬说谢谢。



真的好爱他。



郝眉慢慢的靠过去,拿自己的唇去触碰他的。




一片安静,KO看着他睁着亮晶晶的大眼睛颤抖的过来吻他,突然好想笑,一把捂住郝眉的眼睛,扣住他的脑袋,亲过去。




俗话说,一吻定情。




没有尴尬。



KO,我们现在什么关系?




就是你现在是我的了的关系。




哎呦呵,那么霸道。你是我的!



你明明就是我的。




现在到硬气了,要不是我主动你这榆木疙瘩还在那硬憋着呢。



..........我憋什么了。



KO你简直不是男人!




.....啊?




你这个时候就应该一把把我推倒在饮水机上,狠狠吻住,说郝眉我特么的喜欢死你了!



KO: ........为什么是饮水机。




郝眉,这样也好。我想试着,和你一起,和你在一起。



KO,只要有你在。




那个早晨,郝眉每每想起来,想到清晨因为没有拉上窗帘洒进满室的阳光,想到KO说我爱你淡淡认真的表情,嘴角总是忍不住上扬。




尽管已经分开,可每每想起来,还是会再次爱上那时的KO。





================


最近天气转冷,横店的温度更是一飞直下三千尺,冻的小成戴了十个暖宝宝都直跺脚。
傍晚好不容易下了戏,他赶紧让助理拿来热水袋躲在椅子里躺尸,助理小心翼翼从热水壶里倒水,结果倒出半杯就没了。
小成苦着脸看助理,助理苦着脸看小成。
那边场记突然拿了几袋子咖啡从远处就开始咋呼
不知是谁订了外卖,几十杯的咖啡奶茶,助理导演道具组人手一杯,不暖和捂着杯子也暖和了。
大家都谢着小成,小成心里一喜,想到刚刚手机里的那条微信,这家伙也是真的给自己做足了准备让自己长了颜面,回去要好好补偿他抱抱他亲亲他。
外卖小哥查了查单子走到小成面前:郑先生,货到付款,顺便给我个签名吧,我女朋友可喜欢你啦。
小成:.........
小成咬牙切齿的刷了卡签了名,又摆摆手和大家说随便喝,转手和微信里那个叫大彬的人发语音。
“你丫死定了!!”




短短的rps...暗戳戳
你们都不知道是谁哈。

【K莫】念念

离家出走的少爷KOX蛋糕店老板郝眉

好久没更新了,因为最近发生很多事TT

好累




Chapter 17


【你不会知道,我有多宝贝你。】



“可不可以,当你什么都没有说过。”



郝眉坐起来,把枕头扔到KO脸上,借着酒劲大喊:“靠!我郝眉说过的话什么时候收回去过!喜欢就是喜欢了,凭什么收回去!你要是嫌我恶心明天就搬出去,从此我们老死不相往来!”觉得还不解气,又把被子拽过去,想躺下去,脑袋一下子磕到床头柜上,疼的两眼冒金星。



KO赶紧扒啦开被子,一边抚摸着郝眉的脑袋一边说:“不是这样的。”



郝眉疼的眼角冒了水珠,一脸委屈的看向KO:“那是什么呢,KO?”



KO看着郝眉卡拉卡拉的眼神,他软软糯糯的声音叫着他的名字,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KO把郝眉拉到怀里,一点一点的拍着他的背,轻轻的说:“休息吧,有什么事我们明天再说。”



“赶紧睡觉吧,今天很累了。”



KO拍着他的肩膀,郝眉在KO的怀中和他的低语声中,渐渐进入了梦境。梦里有一个人紧紧的搂住他,把他抱在怀里,慢慢的轻轻的拍着自己,在自己的耳边念自己的名字。



那人,是KO。



他知道。



KO抱着怀里的人,看着他的睡颜,静静微笑。



郝眉,你不会知道,我有多宝贝你。



宝贝到,不敢再往深处爱你。



却依旧阻止不了自己的步伐,更加爱你。



我没有勇气,把你带到我未知的未来。



我舍不得。



舍不得郝眉受到一点点的委屈。



我太爱那个清净的男子。



早上,郝眉在一片阳光的照耀下,热醒了。



揉揉眼睛,发现自己被KO紧紧的裹在怀里。身上还盖着被子。



KO倚着墙壁睡得一塌糊涂。



郝眉想了想疑惑KO为什么会在这里




一个激灵想起昨天晚上自己的胡言乱语,郝眉脸红到脖子。





郝眉仰头看裹着他的KO,血压好像一下子上到180。




可是,他还是拒绝了呀...




让我当作什么都没说过。又怎么可能呢。




郝眉越想越难过,越难过越生气,越生气越不服气,我郝眉20几岁人生第一次表白竟然被拒绝,手不自觉的掐过去。



KO正在迷糊的梦中梦到自己被郝眉骑着走,那人拿着一个鞭子一直说走啊KO,不走我就打你了,突然胳膊感到一阵剧痛。



迷迷糊糊的摸摸头发,自己因为一夜里都是呈90度的睡姿移动起来腰磕拉的响。




一低头,郝眉正在以一副要咬死他的表情看着他。




想起昨天的事情,KO的表情倒是很冷静,心里还是有点开花。




“早上好。”



郝眉不搭理他。



KO继续鼓起勇气探问:“昨天...”



郝眉一个炸毛,从KO腿上起来:“昨天?!昨天怎么了!!”



又是一阵沉默。



郝眉看KO学鸵鸟,不禁叹了一口气:“我昨天说的话,是认真的,如果你不信,那我再说一遍。我真的喜欢你。”



不看KO,郝眉继续说:“我现在知道了,你对我没有这种心思,这毕竟是两个人的事情。但是你让我当作没说过,那是不可能的。我们以后,还跟以前一样最好了。如果你认为不可以,那我们以后不再见面了也可以。我都听你的。”



KO,以前都是你一直包容我,包容着我的无赖,我的任性。我说怎么走,你就怎么走。



我们在一起的时间真的很短,但是彼此却像认识多年一样熟悉。



我说什么,你都会说好。



这次,换我听你的。你说什么,我都理解你,也说:“好。”



KO仍然低着头,不说话。




郝眉看着他,失落的明白了KO的意思。



这样也好。



郝眉把被子撩开,忍着眼泪下床找鞋。




“KO,我明白了,你要是搬走就搬走吧,不过别在我在的时候搬..”




郝眉刚要站起来,被人拉住,下一秒就又被那个熟悉的怀抱裹住了。




郝眉吸吸鼻子,皱着眉头想要挣脱:“都说到这份上了,还干什么啊,用不着这种方式告别。”



KO轻轻的说了一句话。




郝眉怔住了。


【K莫】念念

离家出走的少爷KOX蛋糕店老板郝眉



Chapter 16



【你知道吗,我喜欢你。】



郝眉其实早就醒了,从那个叫做微微的女孩子说“你的原因就是怀里那个吧”开始。



睡了一会酒也醒的差不多了,他竟然发现自己躺在KO大腿上。




因为酒精通红的脸瞬间爆炸变得更加通红,连刚有点清醒的脑神经都开始更加混乱。




什么意思?什么原因是我?



KO也早就发现他已经醒了,但是并没有戳穿他。一个人享受静谧时光,顺便看看郝眉能坚持多久。



实在无所事事,KO坐在椅子上四处观望。



等了好久他还不动,低头看郝眉的睫毛一直颤颤颤,KO无语,咳嗽了一声:“我们回家吧。”



郝眉颤颤悠悠的假装醒来,从KO腿上起来揉了揉脑袋假惺惺的说:“这是哪里啊...”



KO站起来就要走,郝眉一个“晕晕呼呼”像无尾熊一样黏在了KO背上:“我喝醉了,你背我。”



KO没说话,还是把郝眉背了起来。



郝眉,永远都是这么任性。



可是,我还是喜欢你。



郝眉借着酒劲,趴在KO的背上,一根一根的拔着他的头发。



一根,我喜欢你...



两根,我喜欢你...



三根,我喜欢...



“疼。”那人实在忍不住。



郝眉呵呵笑,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呆着。不说话了。



把郝眉折腾回去,又把他扔到床上,又给他脱鞋,换衣服,盖被子,KO伺候呵呵傻笑的郝眉满头大汗,还是叹了一口气:“我走了以后,谁照顾你啊。”



郝眉依旧傻笑:“你为什么要走,你走哪去啊。”





“我想了想,半珊恢复的也差不多了,我也得搬走了,你今天先休息,明天再说。”说着就想要走出去。




郝眉一听他要走一下子急了,一把坐起来抓住KO的手,“你不要走,我不想你走,你难道不知道,我喜欢你吗。”




空气一下子凝结。




KO愣了一下看着郝眉,郝眉也一下子清醒了,酒精分子因为自己说出来的心里话一下子褪散。



郝眉看着呆楞住的KO,不知道说什么。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一下子就喊出了这样的话出来。



"早点休息吧,很晚了。”KO帮郝眉掖掖被角,说着就想出去。



郝眉一股无名火升起,伸手拉住他。



“你丫躲什么啊,今天把话说这份上了,我也不藏着掖着了。”



郝眉停顿了下,又把KO拉着坐在他床边。



“我没有开玩笑,我是认真的。”



KO一阵心慌,看着郝眉闪亮亮的眼睛,一下子扭过头:“告诉你不要喝那么多。”




郝眉听完这话一口气差点没提上来,心里除了难过还是难过。




他这是在逃避。




到底是不能忍受男男之间的感情啊。郝眉苦笑。



我也不能忍。


还不是因为我只喜欢你吗。



他有点委屈又有点掉面子,索性又躺回去,把脸冲着墙里,不说话。



KO看着这样的郝眉,心脏咚咚的跳,听到郝眉说喜欢,他现在都激动的想要蹦起来。



他很开心。



喜欢你。



我也喜欢你。



可是KO不是郝眉,他要考虑很多。



他是不是只是酒话?



明早一醒是不是可能就忘记了?



如果跟郝眉在一起了,他的家人怎么办?



还有自己家那里,怎么可能允许自己的伴侣是一个男人。



自己没有什么,可是他会受罪。



他怎么舍得让郝眉受到一点不好的事情。




自己是不能像别人那样爱的坦然的。



如果保持现在的样子,就可以一辈子和郝眉在一起。



以朋友的身份。




这样比那样好多了。




他可能只是突然一下子想起,明天就会忘了。



他想了很多,最后还是决定开口:“郝眉。”



郝眉没说话,保持着刚才的姿势没有动。




“可不可以,当你什么都没有说过。”




==============不可以!!

【K莫】念念


离家出走的小少爷KOX蛋糕店老板郝眉



Chapter 15



【做你入夜时的路灯,等到我的光灭了,于是你的天亮了。】




七,八个人站在酒吧门口,曹光和丘永侯搭着肩膀走了进去,甄少祥也拉着于半珊走进去,郝眉偷偷看了KO一眼,心里各种激动:“妈诶夜店诶,没来过,要先嗨吗!(。・∀・)ノ゙”



郝眉进了酒吧坐在吧台前面,这摸摸那摸摸,甄少祥笑嘻嘻的走过来拿来一杯酒:“美眉,第一次来夜店吧!”



郝眉不服又不承认,夺过他手里的酒杯一饮而尽:“谁说的!”




一行人都不是省油的灯,还没怎么样瞬间就醉掉。



丘永侯猛地站起来举着酒杯,衬衣因为一直窝在沙发里都卷了边,一大片雪白雪白的皮肤露在外面。




那边曹光已经开始唱歌了...




于半珊更甚,粉红着小脸嘿嘿笑,甄少详一脸忧伤:“你刚好还是少喝点...”



于半珊看清眼前人,又乐开了:“甄少祥!”



喊完就抱紧了他的脸亲了一口。



甄少祥瞬间石化。



回头记笔记:以后让于半珊多喝酒。




KO看着这样的架势,果断转头看郝眉:“咱还是赶紧回...”



平常那双能清亮透明的大眼睛里弥漫着雾气,眼神已经有些迷离。


KO冷静地抓住他不断挥舞的胳膊,丘永侯和曹光就闹了一会也就醒了,看他们自己还能走,就给他们各自叫了车。



于半珊被甄少祥带回自己家,KO扯着郝眉走。



贝微微站在KO所说的那个甜点店的门口等KO,耳朵里插着耳机,往前张望。





她看着远处的高个子想要背起另外一个人,那人嘻嘻嘻笑着躲开,两个人一直打闹,KO脸上的表情在灯光的照射下是那么的温柔。



贝微微微笑,拿起手机打电话。




扶着已经走不了直线的郝眉坐在街边的椅子上,KO满头大汗的找电话,看着来电显示,笑了一下。



“怎么了。肖奈有事?”



贝微微撇嘴:“永远都是这么冷淡,不是大神我就不能找你吗!”



KO好不容易让郝眉安稳坐在椅子上,抬头便看到贝微微笑盈盈的走过来。



KO难得调侃一句:“这么晚了,你们家大神竟然还允许你自己出来。”




贝微微抱怨:“我也有我自己的人生追求好吧。”




“说吧,什么事?”KO坐下,把已经快睡着的郝眉放平,让他躺在自己的腿上。



贝微微看着这样的动作,又不由得笑弯了嘴角。蹲下来盯着郝眉看:“哇这少年好帅!”



KO捂住郝眉的眼睛一个眼刀飞过,贝微微摸摸头发笑了一下坐了下来。




占有欲这么强,大神看来猜的一点也没错,这趟没白来。




贝微微说:“这不是刚搬过来,大神公司暂时还用不上我,我这正闲着呢。”



KO一边认真的顺着郝眉挡住眼睛的刘海一边说:“现在也就你最悠闲了。”

 



贝微微看着KO,欲言又止。




“KO哥,真的不回家看看吗,阿姨已经给我们打了很多电话了。”




KO顿了一下。





“微微,你知道我是不会回去的。”KO没有抬头,低头看郝眉。



贝微微一直都知道他家里的事情,也一直记得情绪永远平稳波澜不惊的他在知道自己身世后的失态。




他叹了一口气,拍拍KO的肩膀:“不回就不回把,你家里那边,让大神去说。”




KO笑了笑,又低头看郝眉,“而且,我还有留在外面别的原因。”




贝微微点了点头,说:“那我先走了,大神还等我呢,你也注意身体。”




KO点点头,“我还要等他醒了,你先走吧。”




“嗯。”




走了两步,贝微微回头,依然微笑,KO一脸疑惑。




“你那原因就是怀里那个吧!回来介绍给我认识啊!”



没等KO回话,女孩子已经跑开。



浅笑。



是啊,没错,原因就在这里了。



=======有点短

最近好忙

【K莫】念念

离家出走的少爷KOX蛋糕店老板郝眉

部分香芋出没。


Chapter 14



【命运就是一个个固定的日期,无论你停留在哪一天,我都会如约而至。】



郝眉奇怪。



郝眉最近很奇怪。




为什么现在一看到KO那厮心脏就狂跳不止?



为什么自己竟然会看着他工作时的侧脸发好长时间的呆?



为什么他说自己有喜欢的人了自己心里那么不舒服?



为什么他说要搬走的时候自己吓的要死又逼他继续住下去?



愚公回来以后他也得搬回去啊..



现在自己在这挣扎什么呢?



想起那晚落在自己脸上的一吻,心里又是一阵慌乱。



怎么了啊这是...



小男孩看着面前僵硬成一根木筷形状的哥哥,吓得不敢说话。



KO看着奇怪的郝眉,又看看不敢说话的小男孩,果断走过去,一边拍拍他一边帮小朋友装蛋糕:“你怎么了?没睡好?”



郝眉回魂,看着眼前的KO,咽了咽口水,抓着自己衣领,表情复杂:“.....是,是啊,你不知道吧,我是每天都给自己帅醒的人啊。你不理解帅哥的痛苦吧,太帅了,最近都睡不着觉了,呵呵呵呵呵....”说完摆头,牙疼似的咧嘴,“啧啧。”



KO无语,推开郝眉的脑袋,对小男孩微笑:“下次还要来哦。”



“什么时候这么温柔了...”郝眉钻出柜台,坐在窗边开始唉声叹气,KO不明所以。




郝眉一边戳着冰块,一边发呆。



郝眉其实很不了解现在自己对KO的感情。



那个雨天,他站在自己店的门口,淡淡的表情。



他把他饭盒里的菜推给他。



他把自己抱在怀里一遍遍的说不要怕马上就到医院了。



他站在台阶下,张开双手说,你跳吧,我接着你。

   


他站在月光下装作一脸不在意的讲述以前的故事,眼睛里的疼痛却深刻的很。

   


他蹲在自己面前,握着自己的手,低语,相信我,一切都会好的。

   


他背着自己走回家。


   

他做的每一道菜。

   


他为自己做的一切。

   


他安静的侧脸。

  


他浅浅的微笑。

   



抬头看眼前照顾客人的KO,他蹲下来,摸着小孩的脑袋,竟笑得一脸温柔。



什么时候,他变得开始爱笑。



喂,你干嘛,要这么好。



喂,你干嘛,要对我这么好。




你这样,要我怎么放开你。




我喜欢你,怎么办。



郝眉自从明白了自己的心意,就开始躲着KO。

   



KO那么聪明的人,怎么可能会感受不到,却又不明白原因。

 



他也不会去问。



换言之,KO对郝眉的宠溺已经上了天,所以,郝眉认为什么样是舒服的,KO就不去干涉,只要他高兴就好。这是KO的原话。

 



前两天肖奈打来电话,说微微从武汉回来了。

  



KO其实是有些很开心,贝微微是肖奈的女朋友,三个人从大学就一直一起玩。




微微这一趟回去就是说明父母办好所有事情,这一回去差不多有半年,这次就彻底留在帝都了。他们三个人也确实好久没有见面了。

  



KO忙着见肖奈贝微微,这次他们决定买房结婚,他又忙着和帮他们办理一些事情,就没有太多管郝眉。




郝眉看着KO天天往外跑,虽然奇怪,但是也乐得自己一个人认认真真考虑感情问题。



俩人这么躲来躲去的过着,一直到于半珊出院。



一行人浩浩荡荡的从住院部的大门出来,看着天空蓝的透明,阳光和煦。



甄少祥大包小包的提着东西,丘永侯和曹光聊天,阳光明媚的不像话。




郝眉挽着久病初愈的于半珊,一边斜眼看KO。




KO插着口袋往前走,脸上表情淡淡的,但仍然掩饰不了心情好的事实。




郝眉偷偷看着这样的KO,他好像,变得更加温暖了。




要没有我郝眉,这家伙能从冰山变成暖河吗。




想起KO的过去,心里就一个阵的疼 。




他是活得有多辛苦,才伪装成这样强硬的样子。



这样的KO,郝眉真的好心疼,也真的好喜欢。



于半珊一脸什么都懂的表情看着发呆的郝眉,咳嗽了一声。



KO其实早就感受到了郝眉的视线,他走过去去摸郝眉的额头:“怎么了,最近老是发呆,生病了么?”




好喜欢KO。




郝眉突然觉得自己融会贯通浑身上下不知道有多舒爽,爆出一个大大的甜甜的微笑:“没事!”




说着搂上KO。




KO看着郝眉在阳光下笑的一脸明媚的样子,觉得那是自己见过的最动人的画面,郝眉和他的好朋友们一起走在大片大片的阳光里,而自己是他们中的一员,成为了KO二十多年的生命里,最不可思议,却也最幸福的时刻。



只是,KO没有想过,那天郝眉脸上挂着的明媚笑颜,竟成了日后他离开他的日子里,最深切的眷恋与最丰盛的记忆。



为了庆祝于半珊大难不死,丘永侯嚷嚷着要众人去酒吧庆祝。



郝眉扑到KO背上:“KO,我们一起去,喝他个痛快!”



KO把郝眉从自己背上拖下来, 把他挽得老高的衬衫袖口向下拉了拉: “好。”



KO,我开始贪恋你拉下我袖口的日子了。



虽然愚公回来了,但是你可不可以不要走。



这些话,却不敢说出口。



甄少祥搂着于半珊嘀嘀咕咕,“这美人儿最近绝对有问题,刚出院不要受刺激,你多考虑考虑我跟你说的那个事啊....”



“滚开!”于半珊脸红的喊着。



这样的美好阳光。一辈子都这样。多好。



===============要表白了

你们猜谁先表白

我必须要解释一下昨天把其中一个郝眉写成朴灿烈的事情!!!!

扶额....

我写昨天那一章的时候我室友在疯狂的安利我朴灿烈安利茶蛋

结果我俩聊着聊着我写着写着名字就给串了....甚至还写上了别人来着【扶额

其实我在检查的时候发现了,但是因为是自动发出,就完全忘记改了TT

给串戏的同学们说声抱歉我该死TT

所以说干什么事情都不要三心二意啊!!!

【K莫】念念

离家出走的少爷KOX蛋糕店老板郝眉

部分香芋出没



Chapter 13



【时间带走时间,让我留在你身边。】



于半珊一天天好转,甄少祥寸步不离,郝眉天天和他争监护权。



甄少祥一屁股坐在椅子上,一边削苹果一边说:“今儿个我照顾半珊,美人儿你就择日再来吧。”



“靠你丫的甄少祥,你懂不懂什么叫直系亲属?我们俩从小一起长大,照顾这事还用的着你来?你算哪棵葱?”



“就你连个鸭梨都削不好 ,我管你直系还是不直系,再说半珊都答应我唔......”




不等甄少祥说完,于半珊赶紧通红着脸捂住甄少祥的嘴不让他说下去。




好像...有点明白了。




郝眉嘻嘻笑:“原来如此啊~愚公你早说啊,早知道你把你自己卖出去了我就不天天来了,店里这两天正忙着呢,我就先过去了。”



说完赶紧逃离病房。




于半珊一个苹果扔过去,嘶吼:“你丫才卖出去!”



“半珊那是我刚削好的...”




KO被告知今天不用去病房,一下班边去了郝眉的店。



站在门外看门里的郝眉微笑给别人递蛋糕,鞠躬说着“欢迎下次光临”脑袋一下子磕在了柜台上疵牙咧嘴摸着头嘟嘴,KO浅笑。



好喜欢他。



真的好喜欢他。



自己也说不清楚什么时候喜欢他。



好像是他低着头哭泣时。



不对,是他喂小狗时。



好像也不对,应该是他流着泪说KO我把你的眼泪都流了的时候。



又好像,是第一次见面时,探出来的一只脑袋,眼睛晶晶亮,笑着说:要不要进来躲雨?



原来在不知不觉中,爱恋早已经扎根。



可是不能说。



说了的话,就没有办法能以如此亲密的样子和郝眉在一起。



KO低头,今天,就该和他说搬出去的事情了。



郝眉看KO在门外发呆,便走出门,站在他面前,弹了一下他的脑门。



KO正纠结着怎么跟郝眉说搬走的事情,突然脑门让人大力弹了一下感到一下子看到了夜晚闪闪发光的星星。



KO抚着额头:“干嘛。”



“最近怎么老发呆!难道KO有喜欢的人了?”郝眉笑嘻嘻。



KO看着郝眉,认真的想了想:“嗯。”



郝眉愣了一下,张着大嘴不知道说什么,心里突然觉得很不舒服。



“骗你的。”KO笑。



郝眉横他一眼,转身进店里。



KO默默的跟上去:“你生气了?”



KO。



怎么了。




以后,有了喜欢的人,一定要先告诉我!




为什么?




因为我是你最好的朋友!不和我说和谁说!


.....



你听见没有>_<>_<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你放手。你给我放手,别掐了....




不知道,如果知道我喜欢的人是你,你是否会像现在这样微笑。




礼拜天的下午,厨房里砸锅敲铁吵醒了正在睡梦中的KO。



这两天照看于半珊,又有繁重的工作,简直累死了,好不容易睡个午觉,又被这乱七八糟的声音弄醒了。



揉揉头发,KO爬下床,飘向厨房。



厨房里,郝眉穿着宽大T恤,正拿着菜刀,猛的向菜板上的不明物体砍去。



KO一下子醒了,赶紧过去抓住郝眉又想砍下去的手。



“少爷,自残也不是这么个玩法啊。”



“哎呀,你放开我,谁自残了,昨儿个死甄少祥嘲笑我不会做饭,我正准备煮鱼头汤给愚公送去。”




KO瞪大了眼睛看向菜板,摇摇头,抬头望了一眼郝眉便呆住。



阳光照在郝眉安静的侧脸上,他甚至都能看清他脸上的绒毛。



真的是。



好喜欢你。



郝眉撅噘嘴,回头看KO一直不说话,便问道:“想什么呢?”




那人回过神,拿过他手里的刀:“还是我来吧。”



好不容易折腾完,太阳都下山了,在KO的指导下(实则一直都是他在做),郝眉的处女汤完成。



郝眉屁颠屁颠的去拿保温杯,嘴里嘟囔:“这汤可是我做的,别给我说漏了......”



KO摇头轻笑,也回屋去换衣服准备和他一起去医院。




实在受不了甄少祥于半珊二人的腻歪,郝眉和KO搓着鸡皮走出医院。




郝眉兴致勃勃的说:“KO,我们回店里看看吧!”



KO给郝眉整整围巾:“好。”



郝眉走到便利店,继续兴致勃勃:“KO给我买牛奶喝!”



KO说:“好。”



临离着店还有两条街,郝眉嘬着吸管看插着口袋往前走的KO,心里奇怪的感觉升腾,好像有一只手一把捏住了自己的心脏。



他淡淡的表情。



自己无论说什么,他都会说:“好。”



他一直,是这样的对自己。



郝眉突然想起初遇那天,他看到KO的长腿,想和他赛跑的事情。



邪念升起。



郝眉拍拍KO,仍然兴致勃勃:“KO,我们比跑步,看谁先到店里,输的人背赢的人回家!”说完就窜了出去。




KO习惯性说好,突然想起不对。




看着已经一路跑远的郝眉,KO不知为何心情变得很好,便也大步迈了出去,擅长的发挥了郝眉没有的长腿优势,一个箭步追上他且超越了他,还给了他一个欠扁的微笑。



郝眉看着飞奔的KO,风吹过他的头发,白色的衬衣在微弱的灯光下显得更加纯白。不自觉的停下,笑出来。



他好像比刚认识的时候,开心多了。



能让他开心,真好。

     



先于郝眉到达店门口,KO抱着手臂笑看他乌龟爬。



九点钟,关店。




郝眉看KO拉下铁门,突然想起一件事,皱眉。



偷偷的扭头就想走,却被一下子抓住了衣领。



“想跑啊,愿赌服输吧。”KO慢悠悠的说。



郝眉装傻:“什么,我听不懂嘿嘿嘿......"




KO也不答话,猛地爬到郝眉的背上,郝眉一下气短,下意识接住了他。一个没站稳,恨不得把KO一个过肩摔摔下来。



月光正好,郝眉背着背上的重物,一步一停。



气喘吁吁的郝眉嘟嘟囔囔,什么KO你吃那么多干什么,KO不是东西,KO减肥吧...



KO一脚拖着地,一脚被郝眉拉着,看着这样的郝眉,内心一片柔软。



半年来的生活,每天与这个阳光宝宝在一起,竟不像以前一样觉得时间如此缓慢。



渐渐忘却了家里繁琐的事情,即使妈妈一遍一遍的打来电话,让自己回家继承家业。



这些,KO都没有和郝眉说。




因为知道,若我说了,你一定会担心。




还有那个秘密,也没有告诉他。




盯着他的发旋看,KO鬼使神差的,对着郝眉的侧脸亲上去。



郝眉彻底腿软,把KO摔在了地上。



“你干什么!”两人同时大喊。



郝眉脸红一片,快冒烟了:“你..你丫亲我干甚!”




KO一边揉屁股一边从地上爬起来,想了想自己刚才的行为干咳了一下走到郝眉的前面才说了一句话。



“你好看。”



郝眉愣了一下一听这个立马炸毛,又把好不容易爬起来的KO扑到在地:不许用郝眉形容老子!!你才好看!你全家都好看!



KO嗤嗤的笑。



“你笑什么哇呀呀!!”

 



........




真希望,能永远这样下去。




我不奢求和你在一起。




只希望,每天能看到你的笑容。



足够了。




=======好久没更新啦!粗长吗!!

有人想我吗!

我这礼拜写好report,就开始更夏温辣

其实后面都写好一部分了,就是卡在车上了

容我再思考思考哈哈哈


【K莫】念念

离家出走的少爷KOX蛋糕店老板郝眉





Chapter 12


【我可能.....喜欢那个男子。】



时间一点一点被拉长。



手术中的灯光终于熄灭。



丘永侯第一个过去问情况,剩下的几个人也赶紧过去。



郝眉没有动。



他不敢动。



不敢听到医生说,对不起,我们已经尽力了。



那样太残忍。




医生的声音从那边传来,想不听到都难。



病人失血过多,现在还在昏迷,不过应该不久就会醒了。需要长时间住院观察看是否有术后现象和后遗症。



终于听到那边一个劲的对医生说谢谢,看到甄少祥放松的倒在地上,郝眉微笑,眼泪又掉落。



太好了。



太好了。

   


甄少祥第一个冲进病房。



看到于半珊那张苍白的小脸,他不禁红了眼眶。



都怪我,没有照顾好你。



知道警察这个行当很危险,但是没有想到他这么拼命。



甄少祥轻轻的把于半珊放在外面的手放回被子里,心里暗暗做了决定。



等到他醒来,我就陪他一起去当警察,管它有多辛苦,我都要一直在他身边,不离开。



永远不离开。



于半珊艰难的睁开了眼睛,看着眼前眼睛通红的甄少祥,笑笑,声音很轻:“怎么回事变兔子了?”



甄少祥看着疼痛却还调侃他的于半珊,眼泪一下子掉下来:“于半珊。”



他从他认识他的那一天,就没有叫过他的全名。



于半珊没有说话,只是抱住甄少祥:“好嘛,我以后,再也不轻易受伤了。”



郝眉看到这样的景象,深深的叹一口气,把门关上。



想去找KO。



那个傻子,自己打他那么重,还一直陪着自己,真的...



郝眉很清楚的明白,不仅是抱歉,还有心疼,害怕他离开。



摸摸自己的心,这是怎么了?

   


于半珊尽管已经醒来,可是身上的伤口不知道为什么总是不见好转,这两天又持续的发起了高烧。



甄少祥想要寸步不离,被丘永侯阻止了,这两天一直是轮流看护。



郝眉握着于半珊的手,看着于半珊因发烧而通红的脸,心里揪成了乱麻。



拿着卫生棉棒沾水一点点润湿于半珊的唇,郝眉突然想起小时候自己生病,父母不在家,保姆走得早,只有两个孩子在家。也才四岁的于半珊用小手把纸巾沾湿,笨拙的擦自己的脸,嘴里念叨着,郝眉不害怕,我陪着你...




郝眉笑了,泪水又掉了下来,拿手抹了一把泪,对自己说,郝眉,愚公说了,哭才不是爷们的作为。



换了新的冰枕搭在于半珊的额头上,郝眉又是一天没有合眼。



KO看着日益消瘦的郝眉,很心疼。




实在是拗不过丘永侯曹光的唠叨,郝眉不得不回家休息。



KO把郝眉推回屋子里,自己去给他放洗澡水。



回来的时候,那人已经倒在床边睡的四仰八叉。



暗自叹一口气,KO把郝眉抱到床上去。



盖好被子,KO坐在郝眉床边,看着他的睡颜,失了神。



他倔强的样子,耍赖的样子,撒娇的样子,流泪的样子,还有现在卸下疲惫睡着的样子。



KO看到郝眉睡梦中仍紧皱的眉头,突然很想去抚平它。



手触碰到郝眉的脸颊,又触电似的缩回去。



这是...怎么了?



KO压住跳得厉害的心脏,被这莫名的心悸慌了神。



从来没有过,对一个人有这样的感觉。




KO默默起身,掖掖郝眉的被子,离开他的房间。



他想,他需要理清,自己对于郝眉的感情。



是友情,好像又超出了友情。



我想。



KO静静坐在沙发上。




我可能。



我可能....



喜欢那个男子。



【K莫】脑海中的橡皮擦(番外)流年

OOC!OOC!OOC!

脑海中的橡皮擦番外【流年】

全文戳这里:

脑海中的橡皮擦(上)

脑海中的橡皮擦(中)

脑海中的橡皮擦(下)


================

KO再也没有办法忍住自己的情绪,一把把眼前的人抱住,手指颤抖,却抱得紧紧。



对面那人却没有抬手回抱住他。



“喂,婚礼要开始了额。”



KO一震,抬起头看他,眼角还有一颗还未来得及掉落的泪水,晶莹剔透。



那颗泪顺着他的脸慢慢滑下,和他的心脏一起慢慢降低温度。



他只沉浸在了郝眉终于想起他的情绪里,却忘了眼前的情况。



他是要结婚了的人。



而从此,站在他旁边的人也再也不是他。



KO轻咳了一声,轻轻松开郝眉:“是。”



是什么是?郝眉在心里默默地翻了个白眼,这人永远都是这样,看似好像为了别人好,实际上一点也不懂他的心思。



郝眉背着手看他,砸了咂嘴,自觉地伸出手:“你看看你这个衣领,你又没弄好,你…”



KO一把拉下他的手:“无所谓了。”



郝眉愣了一下,那人又说:“祝你新婚快乐,但是原谅我,我没有办法看着你牵别人的手。”



他又黑又亮的眼睛盯着自己,像是一个黑洞要把郝眉吸进去。他仿佛又回到了那天,他握着他的手站在打印机前,情愫暗生,心心念念。



和他在一起这么多年,KO很少会说出这样的话,但是转念一想,若是自己处在KO一般的处境,此时的自己估计早已崩溃。



可是眼下,要怎么和他讲现在的情况呢…



眼看着那人要走,郝眉只好放下之前想逗逗他的心思赶紧叫住他:“诶诶诶!”



KO生无可恋的回头,郝眉有点不好意思的摸摸脑袋:“其实今天我是伴郎。”



KO:……



KO面无表情的盯着他。



郝眉选择性无视KO的表情,拉着他就往里面走:“我跟你讲,今天是我妹妹的婚礼,婚礼真的要开始了,他爸舍不得把他送出去,让我牵着她出来。我再不回去会被她打死的。”



说完就扭头:“我会解释的,我们有话好好说……”



话还没说完拽着他的手就被反握过来,那人拉着他扭进一个角落,用嘴堵上他的。




那吻来得热烈,带了一点歇斯底里的意味。



他的嘴唇干燥,舌头粗暴的挤进郝眉的嘴里与他的纠缠,下一秒郝眉就猛地推开了KO。



KO还没反应过来,就看郝眉捂着嘴眼泪汪汪:“起溃疡了……”



KO:..............




郝眉捂着脸呲牙咧嘴的缓了一会儿,看着KO一脸严肃,干笑着撅过嘴亲了他的嘴角一下:“先走吧。”



郝眉拉着KO找了一个桌子坐下就赶紧跑了,KO坐定才发现身边都是以前的同事,来不及好奇他们为什么在这里,那些人都围了上来,说经理怎么这么久都不回来看我们。



KO忙着和他们寒暄,没坐一会典礼就开始。



新郎先走了出来,白色礼服一脸喜庆,倒是带了点喜剧效果。KO抬眼一看那人,竟是上次朋友圈发合照的共同好友。




KO好像一下子明白了点什么,一脸苦笑摇摇头,台上的男主人公和主持人说了几句,新娘就从大门走进来。



意料之中,就是朋友圈里郝眉圈着的那个女孩子。



婚礼进行曲开始演奏,音乐开始时,看着郝眉穿着黑色礼服挽着那女孩一步一步走着,KO心里还是有点不是滋味,本想坐下,一扭头便对上了郝眉父亲的眼神。



郝眉的父母坐在旁边的一桌,KO有点紧张,没想到老人却只是对他点了点头,就转了视线。



饶是泰山崩于眼前不动的KO,对比了一下以前看见他就要把他轰出去的丈人,对于眼前这种情况,还是有点摸不着头脑。



这一天受到的冲击实在太大了……




忙活了半天郝眉好不容易在KO旁边坐下,喊着饿死了饿死了刚要下筷子,发现菜都吃的差不多了。他各种哀嚎:“你们都是猪吗!不是说好了让你们给我留一点吗!你……”



话还没说完,KO默默地拿了一个碗挪过来,里面鸡鸭鱼肉应有尽有。




在一片啧啧啧的声音中,郝眉吃的开心,默默的把油菜什么的挑了出来,又被KO默默的夹了回去。



俩人正在眼神对峙中,新娘新郎正好走过来敬酒,KO站起来拿着酒杯看向新郎,祝福间带了一种咬牙切齿的滋味:“祝贺你啊。”



那人一看是KO,只得干干的笑了两声:“KO哥也来了啊,谢谢谢谢。”说着就苦着脸凑近他耳边:“真不是我的主意,都是郝眉,您老大人不记小人过放过我吧……”



郝眉正吃的满嘴流油,听了两人对话一下子僵硬起来,来不及擦擦嘴就赶紧端着酒杯站了起来,拍拍同事的肩膀:“对我妹妹好点啊!她可是一直嚷着要嫁给我的,你对她不好我打你啊!“



女孩子笑了一下然后翻了个白眼:“管好你自己吧!我先敬姐夫!”说着就把酒杯推到KO面前。



身边的同事哎呦哎呦的起哄,KO倒是有点不好意思,扭头看了看一脸郁闷念念叨叨的郝眉,和她碰了杯没有多问:“祝你幸福。”




==========

婚礼在郝眉喝多了趴在桌子上睡觉结束。




客人走的七七八八,郝眉一个劲的往KO怀里钻,KO又想照顾着他看看他怎么样了,又怕郝眉父母过来找他看到他这幅模样生气,简直如坐针毡,倒是他妹妹换了件方便的裙子跑了过来:“KO哥,我二伯二婶说让你带郝眉回家。”




KO反应半天才反应过来二伯二婶说的是郝眉爸妈。回家指的是回他家。



女孩拍了拍KO的肩膀:“好好照顾这个傻子,我小时候真的想嫁给他来着,没想到他把自己嫁出去了。“说着笑嘻嘻的跑远,搂过一旁等待他的男孩。



KO:今天真是一脸懵逼的一天。



好像懂了些什么,但是好奇又覆盖住一切,KO只好先背起郝眉,回家再说。

 


已经过了九点,天完全暗了下来,只有不太灵光的路灯在一闪一闪。天气渐渐转凉,微风吹着倒是觉得有些凉爽的舒服。



车停在离酒店很远的停车场,KO背着熟悉的人走的越来越慢,却不知道为何红了眼眶。



他想摸摸他,他想亲亲他,他想问他,这些日子,你过得还好吗。




你真的记得我了吗。



你还爱我吗。



不知何时,那个人让自己变得如此患得患失。



他咬咬嘴唇,把那一点点的难过和失而复得的心情默默收了起来。



“唔……难受。”郝眉在KO背上在他脖子间蹭来蹭去哼哼唧唧。



KO颠了一下他把他又往上背了背:“还装?”




郝眉一下子把脑袋抬起来,胳膊环住他的脖子歪过脑袋看他:“切,你知道啦!那你还这么心甘情愿的背着我。”



KO沉默了一会,郝眉觉得自己都快要睡着了,那人才说话:“想背背你。”



郝眉愣了一下,搂着他脖子的胳膊又紧了些。



上了车后两个人都没有说话。




郝眉看着KO锁上车,又亦步亦趋的跟着他上了电梯,回到那熟悉的家里,看着他换上拖鞋,自己则熟悉的打开鞋柜,却突然想起来早就不是当年的时日。



这个属于他们的家早就没有了他的痕迹。



正尴尬着自己的动作,那人却一把拉起他狠狠地抱在怀里。



这些个他离开的时日,他没有一刻不想他。



想到难过,想到心痛。



郝眉没有迟疑的回抱住KO。



等了一会,那人在他颈间喃喃的说:“到底怎么回事。”




两人整理了一下,这才坐在沙发上把这半年的事情说得清清楚楚。




郝眉回家后两个月就去做了手术,但是依旧没有想起来。



父母只字不提,这些年的空白让他觉得心里空落落的,但是自己身边却没有任何印记显示了这几年的生活。



直到他再次升职,收拾办公室的时候发现了一本日记和一把钥匙。




日记停留在两年前和KO离开家里的那段时间,他看到照片上留着寸头的男人,心里一阵莫名的酸痛。



他知道,他有一个爱人,但是他把他忘记了,他甚至不知道他现在在哪。



“我其实回过家。“KO听到这话抬起头,看着郝眉戳着沙发的一角用他软糯的声音讲述这半年的时光。



钥匙被一个纸包包裹着,纸上写着一句【我的一切都给你】和一个地址。




心痛的感觉还未消散,但是他竟仍然想不起任何。




所以他决定,去一趟这个地址,见一见这个家的主人。



然而敲了很久的门并没有人回应,他索性用钥匙开了门。



门打开的那一瞬间,他眼泪不受控制的流下。




所有记忆像流水一样一股脑全部涌入他的脑海。




那家还保持着原来的样子,他抚摸过他们在一起的所有照片,他收集起他们在一起的所有便利贴,他想起了自己的爱人,想起了自己不顾一切的爱情,也想起了那个无意伤害他的那个早晨。



“我就是坐在这个位置,哭了一个小时。”



“我本想回去找你,问了以后才知道你离了职,换了手机号。”



“没想到你脱离的这么决绝,甚至这半年你都从来没有找过我,我也不知道怎么了,我就是觉得你想离开我。”



他不是不知道父母的心思,他们苦口婆心的和自己讲,这世上又有哪个人会为了爱情一直坚守。



说得难听一点,谁不想过像正常人的生活不受他人非议。他和KO的感情在别人眼中也许本就不能接受,也许那人想,他毕竟忘了,那自己也就忘了吧。



他也有点退缩。



但是他不甘心。



他想再试一次。



他决定和父母打一个赌,如果赢了,他们便不再反对。



“所以你才串通好你妹妹和你同事,让他告诉我你要结婚的消息?”KO靠近他,把他拉进怀里,直直的看着他。



郝眉刚想说点辩解的话,就被那人扯着鼻子,他呼吸不了,张开手躲着他。



“你就这么不相信我?”



 “谁,谁叫你这么长时间不来看我!“郝眉本来还在狡辩,说着说着红了眼眶:”我以为你不要我了!就这么把我送回来,也不说再来找我!你对我就这么没有信心吗!”



KO看着他没有说话。




“我也要让你尝尝被抛弃的滋味!我……”那人用嘴堵住了他后面的话,动作却意外轻柔,他的舌头抵着他的唇缝,郝眉不自觉的张嘴,那人轻轻舔过他的整个口腔,找到了那个小小的溃疡,用舌头微微的触碰了一下。



郝眉颤抖了一下,生出一种有点疼痛有点安慰的感觉。



“你怎么知道,我没有尝过被抛弃的滋味。”KO退出他的口腔,搂过他的肩膀,把脸深深埋在郝眉的脖子里。



那股不小心触碰到溃疡的疼痛还未消除,他的心里又沉下一分。




他又何尝不知道,在他忘记一切的时候,他的痛苦,他的不舍,他的难过。



那人连放弃,都是为了自己。




郝眉紧伸出胳膊紧紧抱住KO:“再也不会,我再也不会忘了你。”



KO亲吻郝眉耳垂:“我真的很爱你。”



郝眉一愣,眼泪不自觉顺着眼角落了下来,这么多年,他们一直相互陪伴,却从没有如此直白的说起一个爱字。



“我就知道我不会输。”郝眉流着泪呵呵笑。



“真的爱你。”KO所问非所答,亲吻过他的眼泪,他眼眶通红,一滴眼泪流下,两人的面颊贴着,倒是分不清是谁的眼泪。




“明天,和我回家吧。“






没有人知道他们曾经分离的过去,却有人深刻的了解且知晓他们不可未知却紧紧相连的未来。



再也不会分开。




因为在这流年里,我最珍惜你。




============写这篇番外的时候脑子里想了很多

觉得....说不出来的感觉。

就是希望他们两个人都能特别好,特别红。

希望你们喜欢啦。

多给我点评价 我会很开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