软软不是那么软

我的贝贝是全天下最好的贝贝。

【K莫】念念

【念念】中长篇

k莫衍生文 算是ooc吧

离家出走的少爷KOx面包师郝眉

有部分香芋出没


chapter2

【春光走得太快,永远一日千里。我们睡得太迟,没有不期而遇。】



阳光灿烂的正午时节,KO决定今天给自己改善伙食,不在食堂吃土豆。 


买好猪排饭,慢慢飘回公司。

飘着飘着,就看到了郝眉的店,大大的浅蓝色招牌,一个小小的one再无其他,像郝眉的人一样干净爽朗。


这个郝眉,招牌这么简单,也像他的人一样任性啊。


KO笑了笑,决定进去买一块蛋糕。

顺便【还是主要?】看看郝眉。 店里柔和的灯光散落,店里放着【be be your love】,懒散的女声诠释着这个柔软的午后,几对情侣坐在沙发上调情,一个男孩子在窗边的桌子上扒饭,郝眉正微笑着把一兜甜点递给一个老奶奶,说:“姐姐下次还要来哦~”



老奶奶笑得合不拢嘴,KO轻笑了一下,走到柜台前,对郝眉说:“给我一个红豆蛋糕。”

郝眉一看是KO,眼睛放光,弯弯的笑眼又出来了:“KO你来啦!”边说边开始装蛋糕,看到他手中的外卖带子,问道:“还没有吃饭吗?”


不等KO回答,郝眉已经跳出来,还是那样的笑眼:“那我们就一起吃吧,我也没有吃~”

好像没有拒绝的理由。

郝眉从包里掏出一个保温包,抱着包走到正在吃饭的小孩那里。

“猴子,换班!”



叫猴子的男孩没说话,又扒了几口饭,站起来,嘴里鼓鼓的嘟嘟囔囔:“就知道欺负我,愚公的饭也不给我吃,哪天我......”


郝眉不理他,拉着KO在另一张桌子坐下。

把保温包打开,有三个精巧的小饭盒。 “KO你吃什么啊?”笑眯眯。


指指饭盒,KO没有说话。

“猪排饭啊,嘻嘻,也不错,但没我的好,我的是我好兄弟亲手做的~”说着他把第一个饭盒打开:“呐,这是饭~”

又打开第二个饭盒,“看,这是c...”菜字还没拼出来,又是一盒白米饭,郝眉睁大了眼睛,又打开第三个饭盒,不出意料。“怎么还是饭?”

KO饶有兴趣的看着郝眉:“家里只有米了吗?”

郝眉干笑,“呵呵呵...菜在下面了......”拿出勺子,第一个饭盒,戳戳戳。



第二个饭盒,挖挖挖。





第三个饭盒....郝眉欲哭无泪:你丫的于半珊,就算我偷偷把你手机号给甄少祥不对你也不带这样耍我吧......T_T

KO憋笑快憋到内伤,把郝眉娱乐够了,他把他的猪排扔到郝眉的饭盒里,又拨了一些菜:“太多了,我吃不下,你帮我。”说完就低头吃饭,只留下郝眉惊愕加感动的冒泡泡的表情。



啊~KO真是好人~这个朋友交对了~郝眉美滋滋的啃着炸猪排,一边在心里想着回家一定要把于半珊踩过来再踩过去,踩过去再踩过来!!!



渐渐熟络起来,有时间KO就在下班后慢悠悠的散步到郝眉的店,点一块蛋糕,一杯摩卡,坐在窗边,读书、工作亦或是休息。



最多的时候,还是静静的看着郝眉忙碌的身影。KO再也没有忘记带钱包,可是郝眉从来不让他交钱。




KO不好意思,每次来都会带来小却精致的东西。一个仙人掌球,一盆含羞草,亦或说一只玩偶。这些小东西衬托的郝眉的店更加温馨。

更加熟络后,意外发现两人竟住在一个公寓里,只是隔了一栋楼。




从此,每个晚上,郝眉关店,两人在慢悠悠的步行回家,也不坐公车。


天气渐渐转凉,郝眉仍然一件单薄衬衣,袖口挽的老高。



回家的路上,他对KO讲他的好兄弟于半珊最不靠谱却令人不可置信的做了警察。


郝眉说他和他的发小甄少祥有十二年的感情,曾经两人赚了半个暑假的钱去马来西亚玩,却因为打群架另外半个暑假待在马来西亚的警局里。



他说他脖子上的项链是爸爸送他的。曾经因为报考了庆大搞得父亲大发雷霆,每月只有600的生活费,但是来北京的五年来他从来没有摘过。




他说起自己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回去看过父母。





他说,自己家乡的海很多,但是自己却不会游泳。家乡好吃的多到想要吞了舌头,什么时候你来,我带你飞。


郝眉滔滔不绝的说着,手插在仔裤口袋里,眼睛在月光的照映下闪闪发光。

KO静静的听,想象着郝眉一路走过来的温软岁月,那是KO不曾感受过的温暖。他没有想过自己会和一个人短短几天就熟络到如此程度,KO怎么想也想不明白,大抵是因为这人太过温暖,让他有想靠近的冲动。

郝眉说,呐,KO,你什么时候也给我讲讲你,我除了知道你的工作你的肖奈你的性别就啥也不知道了。



KO站住,拉住郝眉,轻轻的把他的两只袖子拉下来,所答非所问,眉哥,天气凉了,不要把袖口拉那么高,再添件衣吧。

郝眉,我的生活不如你想象的那么美好,所以,我不想提及。





=====争取每日双更 只为我的美人

评论(2)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