软软不是那么软

我的贝贝是全天下最好的贝贝。

【k莫】念念

念念


离家出走的少爷KOx面包店老板郝眉

好久没更这篇了,所以我多更一些kkk




chapter 7



【听好了KO,只要我郝眉在你身边一天,我就不允许你再难过!】




KO这人你会发现,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会觉得他很冷漠不敢和他说话,但是时间长了就知道他是越交越能发现他好的人。



郝眉....




怎么说呢,你会发现越跟他接触,越感觉自己好像养了个儿子。





可是就算这样,KO还是想对他好。





KO也有时候会想,难道自己一直有恋童癖自己都没发现?






因为郝眉和他的大家庭,KO的心情一直很好。





直到那天。





KO默默的坐在郝眉的店里,勺子插着蛋糕,看到一抹熟悉的身影站在郝眉前。





KO微微皱眉,推开蛋糕,大步走到门口,留下郝眉举着甜点疑惑的探头看,直到顾客提醒他他才转过身赶紧包装。




门口的男人看见KO出来,立马鞠躬:“少爷。”




“我不是说过了,不要来找我。这次又是谁叫你来的?”是妈妈,爷爷还是谁?总之,不会是父亲。




那男子还是没有抬头:“少爷,是会长让我来找您的。”




KO心里诧异,却又觉得好笑。都这样过了这么多年,现在这样还有什么意义?




看着眼前弯腰鞠躬不起的人,KO叹一口气,扶起他:“以后见到我不必鞠躬,也不用喊什么少爷了。回去吧,我是不会再回去了。”





“可是少...会长他...”那人还想说什么,被KO打断了。






“我现在比在家里开心,有对我很好的人,我有很好的朋友。我想跟他们在一起生活。”KO抬眼看屋内的郝眉,郝眉正一边给客人装蛋糕一边一个劲的往外瞅,KO正好对上他的眼睛,郝眉想探究明白的表情无法收场,几近面瘫,赶紧回过头,一边装蛋糕一边揉脸。





KO轻笑了一下,保镖看着自家少爷的表情,这么多年他都没有露出这么温柔的样子,又看看门里清秀的男子,好像明白了为什么,又好像有点不明白。




“我知道了,KO哥,那我先离开了。”




KO点点头,又走回店里。保镖看着大大的浅蓝色招牌,决定还是不把见到少爷的事情告诉会长。




KO走进店里,站门口发了一会儿呆,听着店里的旋律,渐渐平静了刚才的心情。




并不是不想回那个称为家的地方。而是不知道,要用怎样的姿态回到那个地方。





KO走到郝眉身边,趴在柜台上看他灵活的手装甜点。这样的一双修长的手会做出各种不同种类的糕点,别看他平时迷迷糊糊,做蛋糕的时候确是非常认真。





KO看看他:“感觉你有什么想说的。”




郝眉旋风状摇头,差点把脖子甩出去:“没有没有,我一点都不好奇那男的是谁,真的。”




此地无银三百两。




KO点了点头没说话,悠闲的走回去继续蛋糕进行时。




郝眉一脸狠狠的看着KO的背影,吓坏了买蛋糕的校服小妹妹。





丫的KO你真不跟我说?





回家的路上,郝眉滑冰状散步,脚底发出刺刺拉拉的声音,KO拽过郝眉,说,好好走路。





郝眉不明所想,KO也不说话,两个人沉默到公寓门口,KO说声拜拜刚要转身走,不出所料的被郝眉抓住。





“KO啊,那男孩到底谁啊?”郝眉趴在KO的肩上,还得没有管住自己的好奇心。





“你不是不想知道么。”KO淡淡的说,心里却被他小孩般的举动萌到了。





“靠我把我几岁尿床的事情都说了你怎么嘴还那么密不透风啥都不和我说呢!”郝眉顺利炸毛,一个箭步冲上去,整个人挂在KO身上。





郝眉让他这么一刺挠差点没崴了脚,偷偷的把他扒下来。





月光下看着郝眉仍然亮晶晶的眼睛,KO对他说,我们在小区溜溜吧。





于是这样一个夜晚,郝眉真正开始了解KO的人生。





KO看着月亮,手插在裤子口袋里,淡淡的说,其实我三岁的时候,家里就没人了,我是被领养的。





郝眉还没来得及控制住自己惊讶的表情,KO继续说:“我也是前几个月才知道的。”




从小我就像活在监狱里,每个人对我说的只有应该做什么,不应该做什么。




从小学这个学那个,没有休息的时间,小朋友们从来不和我玩,我也不能和他们玩,每天只有管家陪我在一起。




爸爸妈妈每三个月回来一次,见到我,除了检查学习成果,就是视我不存在。





刚才那个男孩其实是我的贴身保镖,他从小就一直在我身边,只是他也对我毕恭毕敬。





直到前段时间,我知道了我的身世,我实在受不了别人的眼光,我不知道要如何面对那个称为父母的两个人。他们领养了我,却除了金钱没有带给我过任何。





我不知道,我要感激他们,还是要恨他们。






我知道,没有他们我不知道现在会在哪里,不会有现在的我,但是我真的不知道自己现在应该做什么。





我实在受不了,只好跑出来。






我除了肖奈贝微微,没有一个朋友。





直到遇见你。郝眉。




我感到很累。郝眉。




其实我也很想哭,可是我根本哭不出来,因为我没有学过哭泣。




郝眉着这样的KO,长久无言。




原来,他就是那个大名鼎鼎的易成科技的继承人。




原来,他过的那么辛苦。




郝眉心里一阵一阵的疼,冷风过境,他呆呆的望着KO,说不出一句话。




继而低下头。




KO看到郝眉没有反应,不知道为何突然一下子慌了神。




他说我不是故意不告诉你而是我不知道怎么说。




他说我怕你知道以后就也像别人一样疏远我。




他说,对不起。




他叫他的名字。





郝眉还是不说一句话。




KO刚想说话,郝眉猛的抬头,脸上都是泪水,鼻头和眼睛红红的。





郝眉掐着KO的脸,大声说:“KO我告诉你这就叫做哭,你他妈的看清楚了!我郝眉替你把这几年你从来没有流过的眼里流过了!从今天起只要我郝眉在你身边就不允许你难过!!





KO呆住了。





他轻轻的把郝眉搂入怀里,说,好。只要你在我身边,我就永远不哭。





要是以前郝眉绝对把他推开,但此刻他乖乖的躺在KO怀里,眼泪鼻涕一个劲流,却渐渐安心。



月光正好。
========

评论(8)

热度(56)

  1. 粑粑爱小熊软软不是那么软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