软软不是那么软

我的贝贝是全天下最好的贝贝。

【K莫】陪你走过漫长岁月(上)

老师乔燃x学生高迈
带私设
ooc预警
请叫我鸡血软
两发完
主要还是在想结局


1.



“高迈你又逃课!你给我下来给我下来!”




乔燃夹着教案,大老远就看见高迈咬着书包,一条腿架在窗子边上准备跳下去,他恨不得三步并成两步,把窗台上的他拉下来。



这一喊把高迈吓了一跳,嘴上咬着的书包掉了下去,高迈懊恼的拍了一下窗户边,回头大声的对跑过来的乔燃喊:“老师你怎么那么烦,让你吓出心脏病怎么办!”说完一个翻身就跳了下去。




乔燃吓得教案都扔了,趴在窗户边看底下的高迈:“高迈啊,没事吧?没摔着吧!”




高迈头也不回的摆摆手,背着书包走了。



乔燃叹了一口气摇摇头。



还是没抓住。




乔燃是这所中学新聘来的老师,第一年教学就碰上了狠角色,高迈可谓是典型不学好的人,打架逃课简直无恶不作,没人管的了他,活脱脱一个问题少年。




乔燃初涉教育事业野心勃勃,恨不得把所有问题少年变成三好少年,可是该死的心软却总是让他失败。




这次不能再让步了。



 
下午上体育课时高迈回来了,乔燃赶紧把他拉住:“高迈啊,昨天的英文作业你没交啊。”




高迈抱着篮球嘿嘿的笑:“老师,怎么还有英文作业这种东西,我给忘了,下次补上啊!”




说完就要跑,乔燃抓住他的衣领:“不行,跟我去办公室。”





高迈想挣脱,乔燃却死也不放手给他拖到了办公室。




“今天不写完你不许走。”说着把作业本和笔给他。




高迈叹了一口气,恨不得把笔扔在地上,想了想把球扔在了地上,篮球轱辘轱辘滚了好远,乔燃屁颠屁颠的给他捡球。高迈白了个眼,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头趴在桌子上看题,他扭着椅子发出吱吱呀呀的声音,周围的老师都侧目过来。




“你小点声,别动椅子了!”乔燃周围的尴尬的干笑了两声,扭头小声对高迈说。




“嫌我吵别让我坐这啊让我上体育课去啊!”说着高迈扭得更厉害,还伸出舌头做鬼脸。




高迈正开心着,脑袋就被拍了一下,他懊恼的捂着脑袋回头,年级组长站在后面吹胡子瞪眼。




“你这死小子又耍混,欺负班主任,给我坐直了好好写!”




高迈嘟嘟嘴,又不好说什么,终于老实了。



乔燃在边上看着,有点担心年级组长把高迈打疼了,可是心里又有点解气,就又坐回去批改卷子。



高迈一边玩笔一边写,刚开始还有点不耐烦,呆着呆着发现坐这可比上课开心多了,更是拖个没完,乔燃批了所有的试卷,又备了课,高迈还没磨蹭完,学生们都放学了。




高迈听见放学铃声响了就已经坐不住了,作业还没写完他就已经不耐烦了。




“老师,放学了,我可以回家了吧。”





乔燃探过头看他作业本:“高迈啊,你这一半都没写完啊,半天你都干嘛了?”



“我写的慢啊,剩下的我回家再写啊。”说完就要收拾东西准备跑路。





“诶,等会等会。”






高迈翻了个白眼:“你又要干嘛,我写都写了,这都放学了你不让我走,什么意思啊。”




“你去教室收拾书包吧,我跟你一起走,一会我请你吃饭。”说完乔燃自己就开始收拾东西,也不理他。




高迈愣了一下,好好的干嘛请我吃饭?但是嘴上还是说了一句好,心想大不了收了书包就跑路。





不过还是在门口被抓住了,乔燃把车停在了学校门口,高迈撇了下嘴,还是坐上了车。




乔燃一边开车一边说:“给你父母打个电话吧,晚上不回家吃饭也要和他们说一声。”




高迈没说话,乔燃扭头看了他一眼:“没有手机吗,要不要我借给你。”



高迈看着窗外:“我不用打电话,他们...他们常年不在家。”




乔燃问他:“想吃什么?”





“随便。”




2.


最后乔燃带他去了一家披萨店,高迈点了一桌子菜狼吞虎咽,乔燃吸着一杯可乐看着他。




他看了一会高迈,对他说:“高迈啊,你父母电话告诉我吧。”




高迈停顿了一下,抬头问:“要我父母电话干什么?”




“我想跟你父母交流一下,你现在天天这样,对你以后不好啊。”




“用不着,他们长年不管我。”




乔燃却一直坚持,没有看到高迈难看的脸色:“高迈啊,父母的教育对你很重要的,我需要跟他们聊聊,你对未来怎么想啊,你以后想上什么大学啊,不能总逃课了,你....”




高迈啪的扔了刀叉在盘子上发出很响亮的声音,周围人都侧目过来,他又大力的推开椅子,站起来对乔燃说:“老师,我说过了,你不要管我,我不是你口中的好学生,我也变不成你口中的好学生。父母?我妈早死了,我爸天天不在家,你认为他们能给我什么教育?”





说完转头就走,乔燃呆楞的看着他的背影,也没有想过要去追。




他突然觉得有些抱歉,这可能是高迈不能触碰的难过,他却把它揭开了。





刚做老师,他就失败了,他没有搞清学生的情况,他伤了他的学生。





一回家还没来得及换鞋,劈头盖脸的巴掌就砸了下来,高迈下意识的抬起手臂挡,胳膊却不知道被什么东西划了一个大口子,硬生生的疼。




“又上哪鬼混去了到现在都没有回来!老子送你上学不是让你去玩的!”说着随书拿了一本书重重的砸在了他后背上,他疼的整个人蹲在了地上把自己蜷缩起来。想把手藏在背后,却砸在了鞋柜上,手臂上肿了一大块,又红又热。高迈咬咬牙没有说话,不一会脸被抬起硬生生的接了一个巴掌,脸被甩到一边,左耳耳鸣的呼呼响,他感觉半张脸瞬间红热肿胀,整个人像是被热水浇了一圈。




过了一会没动静了,那人依旧骂骂咧咧,他走到厨房打开橱柜,高迈抱着自己,听见一瓶瓶酒开启的声音,整个人蜷缩在鞋柜前,浑身火辣辣的疼。




他把脸窝在膝盖上,眼睛通红,一颗眼泪砸下,又迅速抹掉了。




你打我,你手疼不疼?




第二天乔燃在门口看到高迈,刚要笑着迎上去,发现他脸上都是伤,胳膊上涂着紫药水,他赶紧拉住他的胳膊:“怎么回事?”可是高迈连理都没理他就走了。



乔燃也不生气,叹了一口气,把早餐塞在了他的书桌里。高迈当着他的面扔掉了。



乔燃上了多少节课,高迈就睡了多少节课。



临放学前乔燃收拾了教案,拍拍桌子:“安静一下,我说一个事情。”




“新学期开始,我已经选好了课代表。”




“高迈。”




高迈迷迷糊糊的听见自己的名字,下意识的起立,椅子duang的一声摔在地上,脸上还有口水印子,周围同学都笑出了声。




乔燃也笑笑:“高迈,从今天开始你就是课代表了,明天早上记得收作业。好放学了,回家都注意安全。”




说完就走了,几个平常玩的好的都来拉高迈的脖子:“哟高迈,还能混个课代表当,说说怎么贿赂的老师?”



高迈咬牙切齿的翻了个白眼,把身上的同学拉下来跑进了办公室 。



“老师,干吗让我做课代表?你能不能不要招惹我?”




乔燃没有抬头,红笔在作业本上批批改改:“我觉得你很优秀,为什么不能做课代表。”




很优秀....




高迈愣了一下,闭上了嘴。




从小到大,这两个字就从来不属于他。




老师对他避而不谈,其他孩子的家长看见高迈就告诉自己的孩子不要和他玩。




父亲....呵呵。



高迈突然觉得脸颊有点烧得慌,从小到大没有的感觉升出来,他抬脚打算走出办公室,走到门口又退回来。



乔燃抬头看高迈,高迈也不看他,抬头看着办公室后的黑板报:“那...课....课代表需要做什么吗。”



乔燃笑了,站起身摸摸高迈的脑袋:“收作业,每次上课前提醒同学拿书,发卷子,在黑板上抄答案,考试后记录成绩,好多事情呐。”


高迈眼睛亮晶晶的看了一眼乔燃,小脸红扑扑的:“我....会努力做好。”说完就跑了。



乔燃看着他的背影,突然有点心疼。




高迈明明是那么善良的孩子。





=====早就很想写荞麦了
这里的父亲大家不要自动带入迈迈那个父亲
因为那个父亲尽管坏 但是帅啊...






评论(5)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