软软不是那么软

我的贝贝是全天下最好的贝贝。

【K莫】陪你走过漫长岁月

老师乔燃X学生高迈

完结啦

一发完 




1.



“高迈你又逃课!你给我下来给我下来!”




乔燃夹着教案,大老远就看见高迈咬着书包,一条腿架在窗子边上准备跳下去,他恨不得三步并成两步,把窗台上的他拉下来。



这一喊把高迈吓了一跳,嘴上咬着的书包掉了下去,高迈懊恼的拍了一下窗户边,回头大声的对跑过来的乔燃喊:“老师你怎么那么烦,让你吓出心脏病怎么办!”说完一个翻身就跳了下去。




乔燃吓得教案都扔了,趴在窗户边看底下的高迈:“高迈啊,没事吧?没摔着吧!”




高迈头也不回的摆摆手,背着书包走了。



乔燃叹了一口气摇摇头。



还是没抓住。




乔燃是这所中学新聘来的老师,第一年教学就碰上了狠角色,高迈可谓是典型不学好的人,打架逃课简直无恶不作,没人管的了他,活脱脱一个问题少年。




乔燃初涉教育事业野心勃勃,恨不得把所有问题少年变成三好少年,可是该死的心软却总是让他失败。




这次不能再让步了。



 
下午上体育课时高迈回来了,乔燃赶紧把他拉住:“高迈啊,昨天的英文作业你没交啊。”




高迈抱着篮球嘿嘿的笑:“老师,怎么还有英文作业这种东西,我给忘了,下次补上啊!”




说完就要跑,乔燃抓住他的衣领:“不行,跟我去办公室。”





高迈想挣脱,乔燃却死也不放手给他拖到了办公室。




“今天不写完你不许走。”说着把作业本和笔给他。




高迈叹了一口气,恨不得把笔扔在地上,想了想把球扔在了地上,篮球轱辘轱辘滚了好远,乔燃屁颠屁颠的给他捡球。高迈白了个眼,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头趴在桌子上看题,他扭着椅子发出吱吱呀呀的声音,周围的老师都侧目过来。




“你小点声,别动椅子了!”乔燃周围的尴尬的干笑了两声,扭头小声对高迈说。




“嫌我吵别让我坐这啊让我上体育课去啊!”说着高迈扭得更厉害,还伸出舌头做鬼脸。




高迈正开心着,脑袋就被拍了一下,他懊恼的捂着脑袋回头,年级组长站在后面吹胡子瞪眼。




“你这死小子又耍混,欺负班主任,给我坐直了好好写!”




高迈嘟嘟嘴,又不好说什么,终于老实了。



乔燃在边上看着,有点担心年级组长把高迈打疼了,可是心里又有点解气,就又坐回去批改卷子。



高迈一边玩笔一边写,刚开始还有点不耐烦,呆着呆着发现坐这可比上课开心多了,更是拖个没完,乔燃批了所有的试卷,又备了课,高迈还没磨蹭完,学生们都放学了。




高迈听见放学铃声响了就已经坐不住了,作业还没写完他就已经不耐烦了。




“老师,放学了,我可以回家了吧。”





乔燃探过头看他作业本:“高迈啊,你这一半都没写完啊,半天你都干嘛了?”



“我写的慢啊,剩下的我回家再写啊。”说完就要收拾东西准备跑路。





“诶,等会等会。”






高迈翻了个白眼:“你又要干嘛,我写都写了,这都放学了你不让我走,什么意思啊。”




“你去教室收拾书包吧,我跟你一起走,一会我请你吃饭。”说完乔燃自己就开始收拾东西,也不理他。




高迈愣了一下,好好的干嘛请我吃饭?但是嘴上还是说了一句好,心想大不了收了书包就跑路。





不过还是在门口被抓住了,乔燃把车停在了学校门口,高迈撇了下嘴,还是坐上了车。




乔燃一边开车一边说:“给你父母打个电话吧,晚上不回家吃饭也要和他们说一声。”




高迈没说话,乔燃扭头看了他一眼:“没有手机吗,要不要我借给你。”



高迈看着窗外:“我不用打电话,他们...他们常年不在家。”




乔燃问他:“想吃什么?”





“随便。”




2.


最后乔燃带他去了一家披萨店,高迈点了一桌子菜狼吞虎咽,乔燃吸着一杯可乐看着他。




他看了一会高迈,对他说:“高迈啊,你父母电话告诉我吧。”




高迈停顿了一下,抬头问:“要我父母电话干什么?”




“我想跟你父母交流一下,你现在天天这样,对你以后不好啊。”




“用不着,他们长年不管我。”




乔燃却一直坚持,没有看到高迈难看的脸色:“高迈啊,父母的教育对你很重要的,我需要跟他们聊聊,你对未来怎么想啊,你以后想上什么大学啊,不能总逃课了,你....”




高迈啪的扔了刀叉在盘子上发出很响亮的声音,周围人都侧目过来,他又大力的推开椅子,站起来对乔燃说:“老师,我说过了,你不要管我,我不是你口中的好学生,我也变不成你口中的好学生。父母?我妈早死了,我爸天天不在家,你认为他们能给我什么教育?”





说完转头就走,乔燃呆楞的看着他的背影,也没有想过要去追。




他突然觉得有些抱歉,这可能是高迈不能触碰的难过,他却把它揭开了。





刚做老师,他就失败了,他没有搞清学生的情况,他伤了他的学生。





一回家还没来得及换鞋,劈头盖脸的巴掌就砸了下来,高迈下意识的抬起手臂挡,胳膊却不知道被什么东西划了一个大口子,硬生生的疼。




“又上哪鬼混去了到现在都没有回来!老子送你上学不是让你去玩的!”说着随书拿了一本书重重的砸在了他后背上,他疼的整个人蹲在了地上把自己蜷缩起来。想把手藏在背后,却砸在了鞋柜上,手臂上肿了一大块,又红又热。高迈咬咬牙没有说话,不一会脸被抬起硬生生的接了一个巴掌,脸被甩到一边,左耳耳鸣的呼呼响,他感觉半张脸瞬间红热肿胀,整个人像是被热水浇了一圈。




过了一会没动静了,那人依旧骂骂咧咧,他走到厨房打开橱柜,高迈抱着自己,听见一瓶瓶酒开启的声音,整个人蜷缩在鞋柜前,浑身火辣辣的疼。




他把脸窝在膝盖上,眼睛通红,一颗眼泪砸下,又迅速抹掉了。




你打我,你手疼不疼?




第二天乔燃在门口看到高迈,刚要笑着迎上去,发现他脸上都是伤,胳膊上涂着紫药水,他赶紧拉住他的胳膊:“怎么回事?”可是高迈连理都没理他就走了。



乔燃也不生气,叹了一口气,把早餐塞在了他的书桌里。高迈当着他的面扔掉了。



乔燃上了多少节课,高迈就睡了多少节课。



临放学前乔燃收拾了教案,拍拍桌子:“安静一下,我说一个事情。”




“新学期开始,我已经选好了课代表。”




“高迈。”




高迈迷迷糊糊的听见自己的名字,下意识的起立,椅子duang的一声摔在地上,脸上还有口水印子,周围同学都笑出了声。




乔燃也笑笑:“高迈,从今天开始你就是课代表了,明天早上记得收作业。好放学了,回家都注意安全。”




说完就走了,几个平常玩的好的都来拉高迈的脖子:“哟高迈,还能混个课代表当,说说怎么贿赂的老师?”



高迈咬牙切齿的翻了个白眼,把身上的同学拉下来跑进了办公室 。



“老师,干吗让我做课代表?你能不能不要招惹我?”




乔燃没有抬头,红笔在作业本上批批改改:“我觉得你很优秀,为什么不能做课代表。”




很优秀....




高迈愣了一下,闭上了嘴。




从小到大,这两个字就从来不属于他。




老师对他避而不谈,其他孩子的家长看见高迈就告诉自己的孩子不要和他玩。




父亲....呵呵。



高迈突然觉得脸颊有点烧得慌,从小到大没有的感觉升出来,他抬脚打算走出办公室,走到门口又退回来。



乔燃抬头看高迈,高迈也不看他,抬头看着办公室后的黑板报:“那...课....课代表需要做什么吗。”



乔燃笑了,站起身摸摸高迈的脑袋:“收作业,每次上课前提醒同学拿书,发卷子,在黑板上抄答案,考试后记录成绩,好多事情呐。”


高迈眼睛亮晶晶的看了一眼乔燃,小脸红扑扑的:“我....会努力做好。”说完就跑了。



乔燃看着他的背影,突然有点心疼。




高迈明明是那么善良的孩子。

3.



自从那天以后,因了课代表的关系,高迈上课认真很多,逃课也渐渐的少了,尽管英文成绩还是上不来,平常没事的时候总要和乔燃斗几句嘴,但是二人关系也缓和了很多。





乔燃依旧每天早上会给高迈带一份早餐,他知道他家里没人,早晨一定没有吃饭。






高迈也不会特别的排斥乔燃,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




可是好景不长,高迈又开始逃课了,上学的时候脸上还总带着伤,问他怎么回事他也从来不说。





放学之后,乔燃偷偷地跟在了高迈身后看他拐进了一个巷子。





刚要跟过去,巷子尽头就传来打架的声音,乔燃赶紧跑了过去,此时的高迈已经占了下风,一人对多人,就算是跆拳道高手也经不住这样的群殴。





“死小子真当自己是小霸王啊!”乔燃四处看了看实在没有东西拿,拿着包哇呀呀的叫着就跑了过去,见个人就往身上砸。






高迈看到乔燃都愣住了, 乔燃从小娇生惯养根本就没打过架,拿着公文包乱打一气,多了他还不如没他,高迈还要保护乔燃,只能找个机会拉着乔燃就跑。




乔燃几乎是被高迈拖着跑起来,高迈一直拖着他的手臂,跑到一半他挣脱开,一个手臂错位,改与高迈十指交缠,转手跑在了高迈前面带着他跑。






夜风拍打在脸上,高迈不知怎么回事,被前面那人带着,他越跑越开心,路灯像萤火虫从眼前飞过,他觉得自己像风的孩子,不用想别的事情,没有父亲的打骂,没有讨厌的人的挑衅,这个世界好像只有自己,和前面的那个,带着他疯跑的傻老师。




“热血老师啊你是,”高迈坐在路边座椅上撇撇嘴,心里却好像什么东西融化了一样,他伸过手摸了摸乔燃被打破的嘴角,乔燃疼的一下叫了出来。





乔燃躲开他的手,撕开刚买的手里的棉棒袋子,又点了一下酒精,另一只手点了点高迈的额头:“你啊,让我省点心我就满足了。”说着把酒精点在高迈流血的下巴上。




高迈嘶了一声,却一个没忍住笑了出来。




“傻笑什么傻小子!”乔燃让高迈搞得自己也没忍住笑了出来。



俩人笑了一会,乔燃把纱布裹在高迈受伤的胳膊上,没有抬头:“高迈啊,那天对不起,说了你不爱听的话。”





高迈看了眼乔燃,眼神定在他的发旋上:“没关系,无所谓了。”





乔燃没说话,高迈继续说:“老师,谢谢你信任我,我从小都没别人说过优秀,我父亲....他不是很喜欢我,我身上的伤,大部分都是拜他所赐。”





乔燃一脸震惊:“家暴?”




“没有那么严重啦。”高迈摆摆手,腿搭在椅子上摇摇晃晃,“他经常喝酒,喝多了就打我,妈妈从小就去世了,我只有他这么一个亲人了。




“那也不能...”




“没人说过我很好,所以我很珍惜你给我的机会,尽管只是课代表,我也一定会做好。”




乔燃心疼的摸了摸他的头发:“你在老师心中,一直都是最优秀的。”




“真的吗!谢谢老师!”高迈嘿嘿的笑,眼睛眯成一条缝,他刘海翘了起来,乔燃看的愣了一下,手伸过去抚平他的刘海。



迈迈....



我好像....



乔燃和高迈的关系一天比一天好,高迈的进步是一天接着一天,连年级组长都会笑眯眯的拍着高迈的头说小子最近进步很多啊。




高迈一边笑着说老师我明明一直都在进步啊,一边跟乔燃眨眼睛。




乔燃微笑不说话,高迈在一天一天变好,他想只要他做好,他爸爸应该就不会再打他了。



两人放学的时候经常一起走,为了和高迈同行,乔燃把车停在了家里,每天和他一起骑单车。



他总是忘不了和他一起奔跑的那天,那天的高迈笑了,格外的好看。





4.


高迈又没去上课。




给他打电话也没人接,搞得乔燃上课都分了精神。




一路打电话也没找到人,想要回家换个衣服就去找他,却在他家门口的花园发现了蹲在地上逗猫的他。




乔燃赶紧跑过去,抓起蹲在地上的高迈,生气的大喊:“怎么又不去上课,你在这干什么?”




高迈抬脸时,乔燃差点红了眼眶。



满脸的伤痕。




右脸有着红红的指印,左边眼角被划伤,高迈想挣脱,乔燃一使劲拉住他,拉起他的衣袖,胳膊上青一块紫一块。



乔燃吓得直打哆嗦:“怎么弄的!怎么弄的!”



高迈咬咬唇:“老师,我想见你,所以我来了。”



不知道为什么,逃出来以后他本来就不知道要去哪里,却走着走着走到了乔燃家楼下。




我还真的只是单纯的把你看做老师吗...




乔燃话都说不利索了,他生气的手都在颤抖,哆哆嗦嗦的摸着他的脸,他心疼,他特别心疼:“难道又是你父亲.....”




高迈没说话,只是咧了一下嘴角:“老师,我好疼啊,你给我上点药好吗。”




乔燃带着高迈上楼,找到药箱,给高迈做好热水,再出来的时候,那孩子已经蜷缩在沙发上睡着了。



他静悄悄的走过去,把他抱在怀里。




高迈,多想保护你不让你再受任何伤害。




高迈好似感到了温暖,往乔燃的怀里钻,整个人都在颤抖。




乔燃心疼的缕了一下他的头发:“迈迈,不能再让你父亲这样打你了,我们...报警吧。”




高迈惊得一下子抬起头:“不可以,不能报警!”




“可是你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我的事情,你不要管!”高迈推开他,站起来就要走。




“迈迈!”乔燃拉住他,“总要我帮你把药上一下吧?我们不报警,好吗?”



坐下以后,乔燃拉住他的手,一点点的上酒精,突然一滴泪掉在乔燃手背上。



高迈抬头,抬了另一只手擦掉脸上的泪,笑着说:“老师,我明天会去上学的,明天考试成绩该出来了吧,我来帮你登记。”





乔燃顿了顿:“好。”




可是第二天,他没有来。



第三天,他也依旧没有来。




乔燃心里乱成一条麻,他父亲打来电话说高迈生了重病,近期不会去上学了。


他不信。



因为他说过,他会来。






他脑子里都是高迈那一天掉在他手背的泪珠,滚烫的印在他的手背,他的心里。


他一定是出事了。




乔燃咬咬牙,不行,我要救他!




5.


又是一天,高迈躺在地上,眼角被打烂,看不清,脸上火辣辣的疼,身旁的父亲依旧在酗酒,骂着不堪入耳的话,高迈的眼睛已经干涸哭不出来,心里是无限的黑暗和绝望。



让我死吧....




“高迈,高迈开门!”外面咚咚的敲着门,他知道那是乔燃,可是高迈早就没有力气去开门,他浑身是汗,脸上已经分不清哪里是汗水哪里是血水。父亲在旁边大力喘着粗气,电话铃声又响起,父亲站起身大声地骂着街去接电话,不知道说了些什么,他也没有心思去听,身上疼的不像话,每一个细胞每一块肌肤滚烫都在叫嚣着疼痛。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父亲拿着电话走了过来,他抓起他的衣领把他拉起来,在他耳边小声地说:“给我好好说。”然后就把电话递给了他。






高迈平了一下呼吸,嘴角咧起来就痛一下,他说,喂。



“喂,是高迈吗。”那边是乔燃熟悉的声音。



“嗯。”高迈点点头,突然想到乔燃好像看不见,就说了一声。



“迈迈,”乔燃深吸一口气,“还记得我和你说过什么吗。”



高迈没说话,乔燃继续说:“不管怎么样,不要放弃任何希望,你知道吗,你是这个世界上最温暖最善良的男孩,没有人可以一直伤害你。”



“......”





高迈还是不说话。



乔燃拽着电话线,快要红了眼眶:“迈迈,如果我说,我愿意一直陪着你,等你长大....”



“迈迈,我一直没有和你说过,我不是个称职的老师,我为什么一直坚持要保护你教育你,我是有私心的....”




“迈迈,你现在只要说一句,我答应你,我会一辈子保护你,不放开你。”




高迈听着听着就笑了,笑着笑着又哭了。旁边站着的父亲一脸的不耐烦。




他抬眼看了看他,轻声的对话筒说:“嗯。”



男人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他,刚要抬手,强烈的撞门声,房门被打开,立刻有人制服了他。



乔燃跟在警察后面跑进来,扶起高迈,一脸心疼的擦掉他脸上的血水,高迈咬咬牙站起来,冷静的面对这个带给他十几年灾难但是他依旧不忍伤害的男人。



“父亲,我想要正常的人生,我想要活下去。拜托你。对不起。”





说完他便觉得浑身轻松,一头晕了过去,什么都不知道了。






临倒下前他觉得身边那个温暖的人抱住了他,他渴望的那人在他的耳边急切地喊着他的名字,他想笑,确实是实在没力气了。




不要喊呀...




笨蛋,不要惹了我睡觉啊....



再次醒来,自己已经换上了干净的衣服,躺在白色的病床上,身旁是趴在他床边睡着的乔燃。



高迈低头,一个吻印在了乔燃熟睡的侧脸上。



老师,谢谢你对我的不离不弃,谢谢你的偏心,谢谢你...爱我。



老师,你等我长大。



等我长大,我们在一起。 







========完结撒花~

哪忍心让我们乔老师和迈迈分开呢

评论(11)

热度(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