软软不是那么软

我的贝贝是全天下最好的贝贝。

【k莫】夏温

夏温(上)

修车工KOX离家出走的小少爷郝眉


Chapter6

 


晚上两人躺在沙发上休息看电视,修好的空调发出嗡嗡的声响,蝉鸣声不断,电视上播着巴厘岛的广告,沙滩美女椰子树。郝眉看的快流出口水。



KO悄悄笑,坐起来把他搂在怀里:“想去?”




“恩!我从来没有去过大海!”郝眉眼睛亮晶晶。




“怎么可能?有没有童年啊你。”他揉揉他的头发。



那人的眼神却黯淡下来,半天才说出一句话。



“没有……”




KO自知说错了话,却又不好问些什么,电视里的喧闹声突然显得有些突兀,一时间两个人有些沉默。



“你怎么从来也不问,我那天到底在等谁。”过了好久,郝眉才低低的出声。




“如果你不想说,我不会逼你。”KO从他背后抱住他,下巴放在他的肩上:“我不在乎你的过去,我只希望拥有你的将来,所以你从哪里来,你是做什么的,对我来讲都不重要。”




只要你是郝眉。




其他都不重要。




郝眉抿嘴:“其实,我在等我妈妈。”




KO没有说话,只是听他用他软软的声音讲述他的童年,那个谁也没有,充斥着难过的童年。嗜酒的父亲,追爱的母亲。




那女人与他父亲的结合并不是本意,她孤身一人抛弃所有,只为来到这个镇子寻找她曾经的爱人。




小小的他早就看出她的不快乐。十二岁的年纪,郝眉以一个成人的角度和她的母亲对话,眼神坚定手指却微微颤抖,告诉她,你去找他,你要幸福。




他一直记得那个温柔却充满泪水不舍的眼神,那个温柔的女人抚摸着他的头发说:“眉眉,妈妈会过得很好。”




他只是在她离开后默默的抹眼泪不说一句不舍。




妈妈,你有想过,没有你我会过得好吗。

 



他长大了,一个人跑出来到这个村子,一天天的等她。




可是她依旧没有出现。




KO安静的听,心里默默的疼,他一直觉得郝眉就像风的孩子,随时随地在风里奔跑,可是却没有人在意他累的时候,他是否有落脚停歇的地方。



他搂住他,亲吻他脸颊上落下的泪水。




想告诉你,我悲伤你的悲伤。



想告诉你,我在意你的孤单。



想告诉你,从此这个大大世界,我会一直陪着你,永远不离开。




“我会一直在。”



郝眉在KO的怀里渐渐安心。

 



我知道。

       

 



夏日炎炎,为了郝眉的小小愿望,KO叫了一群朋友一起去海边玩。




说是海边,其实就是一个没有开发过的沙滩,岸边放着几艘渔船,渔船上晒着渔网,海和天的颜色连成一片,蓝的眼睛发疼,煞是好看。




几个人嬉笑着摆好烧烤架子,另外几个人直接脱了衣服下去游泳。郝眉拖着KO的手眼睛发亮,KO看着他的样子笑了出来,直接一把把他横抱过来就要往海里冲。




郝眉大叫,一只手搂住他怕自己掉下来,一只手掐他的腰线,两个人闹得不亦乐乎。



岸上几个人默默闭上眼睛,虐狗了喂。




阿爽乐呵呵的继续烤肉,习惯了。

 



“诶,那个不是…”一个人放下手中的工具指着远处,KO眯起眼看着从远处吵吵嚷嚷走来的一伙人,觉得有点眼熟。




为首的那人他认识,叫崔升,家里十分有钱,每天带着一群小混混在镇子里无所事事,大家都很讨厌他们,可是他的父母却是这个镇子里的衣物食品之类的供应商,惹不起。




“哟,烧烤那。”崔升慢慢插着口袋走过来,拿起一串就往嘴里放,吃了一口就吐了出来。




“真恶心,一尝就是穷人吃的肉。”




郝眉皱着眉头,不知道来人什么路子,扭头看KO,平常正义感爆棚的他却一直握着拳头不说话。




“你想干嘛?”KO说。



“就是看不惯你们这群人的穷酸气。”那人回头看他,一下子就笑了出来:“我知道你,KO,你妈死后,我们家大楼的地可真就没那么干净了,还是她做保洁做的最好啊。可惜,死早了。”




他身后一帮小弟笑的夸张。




KO握紧拳头,却发现有人速度比他更快。




一直默不作声的郝眉,突然飞起一脚揣在那人脸上,那人躲闪不及,直接仰头摔了过去。




那腿法是正经的跆拳道,郝眉眼神凌厉:“你他妈长得这叫嘴?”



崔升躺在地上半天没缓过神,摸了摸嘴角的血,一拳头砸在沙上:“看着干什么啊,给我上啊!”




阿爽握着拳头奔了上去。



本来对方人就少,到底还都是一帮小孩子,没几下就处于下风。




KO抿着嘴,四处看了看,抽出了支着烧烤架子的铁棍,架子一下子倒塌,他拿着棍子朝着其中一个小混混用力敲了下去。




惨叫声让所有人都停了下来。




眼看着KO默不作声的默默朝自己走了过来,崔升吓得脸色发白,一个劲的往后退。




他错就错在要提起自己那个可怜的母亲。




她被人抛弃,一个人辛辛苦苦的把他带大,KO现在所拥有的仅有的这些东西,也都是他母亲一点点扫出来擦出来的。




没有人再可以被允许伤害她。




他打红了眼,提着棍子就要冲着他的脑袋打过去,一把被郝眉抱住。




“KO!”郝眉突然有点害怕这样的KO,他怕他出事,此时的他好像已经不受控制,不赶紧抓住他,崔升的命就没了。




崔升咽了一口口水,手一挥:“快走!”




几个人落荒而逃。




满地被沙土沾满的肉串和煤炭,没有人敢多说一句话。




阿爽叹了一口气,拍拍郝眉的肩:“带着他先回去吧,这里我们收拾。”




郝眉扭头看了看几个满脸担心的朋友,点了点头:“KO,我们回去吧。”




KO扔了棍子就走,没有说一句话。

 



================上一章好多朋友都问我,是不是要BE了

港真,我真没想过

上部大纲基本已定,只能说,想要甜甜的谈恋爱的话,是没戏了【。

谈恋爱还是指步【念念】~

这一周应该都会更夏温~

看了一个个太太退坑走人,心里这个难过

想起去年这个时候7

评论(1)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