软软不是那么软

我的贝贝是全天下最好的贝贝。

【k莫】脑海中的橡皮擦(上)

我一直渴望的失忆梗

严重OOC!!!!严重OOC!!!重要的事情说两遍

刚才落下一段...还有个2来着



1.



郝眉摸摸一直在胀痛的太阳穴,从抽屉里拿出止痛片就着水服下。他深吸一口气,把头放在椅背上闭上眼睛休息。



止痛片的药效渐渐上来,头痛的钻心感慢慢消失,他捏捏自己的鼻梁,睁开眼睛收拾桌子上的东西。



头痛的毛病最近犯得越来越厉害,不敢告诉KO,怕他知道以后又要担心。




所以自己只能偷偷的把止痛片放在办公室里。




歇了一会门口有人敲门,KO走进了:“郝经理,该下班了吧。”




郝眉笑,双手交叉搭在桌子上:“柯总,要抱抱~”




KO掩饰不住眼底的笑意:“快点收拾,带你吃好吃的去。”




郝眉眯着眼睛说“好”,偷偷地把止痛片放进了柜子里。




郝眉和KO在一个公司上班,三年前郝眉还是职员,他脾气好,跟谁都乐呵呵的没有心眼,又不会说话,刚来公司,谁都可以使唤他,他也什么都干,每天累得黑眼圈重的像熊猫,KO作为经理又总是一脸严肃,所有人都怕他,但是不知为何郝眉来了以后专门为他打抱不平,两人一来二去便成了好朋友。




越接触越发现,他不像想象中的那么软弱,他坚韧有毅力,每件事情都尽力做到最好,每个文案都修改到极致,没到一年就升职和KO平起平坐,公司的几个人不安好心,每天都传他是因为贿赂了上司,KO上去就打,第一次生气就是因为为郝眉打抱不平,郝眉在拦着的时候被人不小心打掉了一颗牙,从此20多岁的他戴上了假牙。




可是他笑起来依旧好看,他越来越成熟,工作做得越来越好,还是那个每天充满自信乐呵呵的郝眉,KO却发现一天天的自己对他的感情发生了变质。




感情确定的时候是那天,KO每天下班都会陪着他一起加班。



他看着他不抬头闷头写的样子叹了一口气,低头又看了看手机,陪他坐在这里有3个小时了,帮忙也不要,吃饭也不吃。




“你跟我来。”KO不由分说走过去摘了郝眉的眼镜,不由分说的把他从椅子上拉了起来。




两个人站在影印机前发呆。



郝眉无语:“你到底要干嘛啊,没什么事我回去了,我还好多工作要做呢。”




KO左手拉住他的手,右手挽起衣袖:“先别走。你不觉得影印机很神奇吗,打开了像进入了另一个世界。”




KO说着把手放在了机器里。



“你要干嘛?”郝眉想抽出他的手,被KO一把推开:“看着。”



因为有了手的体积,影印机一定的空隙合不上,本就开了两盏小灯的公司瞬间亮了,机器发出嗡嗡的声音。




也就两三秒的功夫,公司再次恢复安静,KO拿出纸看了看,一只手印在了纸张上。”



“……”郝眉犹豫了一下:“烫吗?”




饶是表情不动于泰山的KO此时也笑了起来:“为什么会烫?你也试试。”



“还是算了吧。”说着手却不自己的伸向机器。

 

 

“好粗。”



郝眉:.......



“我才不粗!不对!我很粗,我....”



两个人对着脑袋拿着两张纸指指点点。



“这样比不就知道了。”KO把郝眉的手攥在手心。




郝眉一阵脸红,想要抽出来,却被抓的紧紧的。




郝眉抬头看KO,他的眼神炙热,他没法逃脱。




这一在一起,就是三年。




郝眉从回忆中走出来,看到KO带他来了一家煲汤店。




KO停好车,拉着他下来:“你最近太累了,嘴唇都发白,喝点汤补补。”




郝眉点点头,却不知为何一个晕眩就晕了过去。




再醒来他看到的是KO一脸严肃的脸。




郝眉说:“我想喝水。”



KO没说话去接水,又把他扶起来喂他喝了水,还是没有说话。




郝眉干干的笑了两声,就想往他怀里钻:“要抱抱~”




KO本不想理他,还是没有憋住抱紧了他:“生病头痛,为什么不告诉我?你说你已经这样多久了?“




郝眉摸着KO的后背:“也没多久,就有时候头疼,没觉得多严重啊。”




KO松开他掐他的鼻梁:“你下次再敢这样你就死定了。这次给我好好在医院里做检查。我去给你打水。”




KO走到门口才摸了摸自己的胸口,跳的极快。




医生说郝眉的脑子里长了一个瘤,但是具体良性恶性还需要进一步观察。




他不敢告诉郝眉,他怕他害怕。



2.



“是良性的。”




KO松了一口气,刚想说话却被医生打断。



“瘤的位置不太好,我们不建议现在进行手术,但是会压迫脑神经,他的病情会越来越严重。”



KO握紧拳头:“会怎样?”




“可能会导致失忆。“



KO愣了一下。



“他的记忆会一天天减退。”



“记忆力逐渐衰弱。“



“只有等,只有每个月来医院检查做CT观察瘤的位置,在适当的情况下进行手术,但这过程中他会遗忘很多事情。“




KO握着病例,坐在椅子上愣了好久的神。





郝眉验完血看见KO坐在椅子上,跑过去蹲在他面前:“别担心我,我没事的。我也不是经常头痛,你太小题大做啦。”




KO抬头,笑笑摸摸他的脸:“是啊,你能有什么事啊,走我们回家。”




回家后KO抱着郝眉坐在床上,下巴紧紧地贴着他的脖子没有说话。




郝眉玩着KO的手没有抬头,声音很低:“你老实告诉我,我是不是病了。”



“没有。”KO亲亲他的额头:“医生说你是良性,过段时间只要做了手术把他它掉就好了。“



“那为什么现在不能拿掉?”



KO有点不知道怎么回答。




郝眉松开KO环着他腰的手,扭过身子看他:“你跟我说实话,你说过我不能再骗你,你也不能骗我。”




KO双手捧着郝眉的脸看了一会,又紧紧地把他抱住,所答非所问:“郝眉,我是不会让你忘记任何事情的。我答应你。”



郝眉呆了一下,他不是傻子,他不是明白他的意思,只是默默的苦笑,也搂住了他。



“好。”



郝眉和KO请上漫长假期。





他们一起去旅游,在家里种上大把植物。每做一件事情都会拍照,贴在家里的各个角落。




郝眉洋洋得意拿着一把照片:“这样我就算忘了看着照片也能想起来啦。”




KO在他耳边说:“也不能什么事情都拍照啊,例如…”



郝眉满脸通红追着他跑:“有本事你拍啊!老子怕你!”




然而日子一天天的过,郝眉的记忆力越来越不好。




KO坐在书房写程序,却看见那人拿着睡衣一个一个屋子找东西。




他放下手里的电脑,走出去问郝眉:“在找什么?”




郝眉尴尬的笑笑摸摸头,没有说话。




KO皱眉:“怎么了?“




那人小心翼翼的说:“KO,卫生间在哪?”




KO愣了一下,心里荒芜成一片。

 

==========发现落下了一段,傻死了....

评论(6)

热度(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