软软不是那么软

我的贝贝是全天下最好的贝贝。

【K莫】念念

离家出走的少爷KOx蛋糕师郝眉

这篇好久没更了感觉大家都快忘了

有没有人想我们的小蛋糕眉哥!

索引在此:

念念(1)

念念(2)

念念(3)

念念(4)

念念(5)

念念(6)

念念(7)

念念(8)


chapter 9


【KO没有想到,这张照片竟然成了日后思念郝眉的唯一途径。】


第二天是星期天,KO起床收拾东西,一个箱子,里面装着衣服和一些日常用品。看看表,上午十点,想到郝眉昨晚三点还没睡,还是决定下午再过去。



KO瘫在沙发上,尽管已经进入冬天,这两天的北京却意外的阳光明媚。阳光从窗户外偷偷溜进屋子,暖暖的温度。



KO在这样的温和正午阖上眼。



四个月。


可以做十几个案子。得到一笔奖金。


可以去欧洲旅游,把每个城市都仔仔细细看一遍,拍够美丽的照片。


可以装修好一间屋子,把它做成自己喜欢的模样,要有可以让阳光大片进来的落地窗,要有一个小小的厨房。



可以学会做一桌菜。



可以酿好一瓶红酒。



可以写好一篇中篇文章。



但是KO觉得。



四个月的时间,可以认识一个郝眉,比得到什么都好。




他从来都不是喜欢回忆过去的人,因为他的过去没有丝毫甜美的回忆。



可是现在,他想更加的把郝眉这个朋友深深记入脑海里。还有他温暖的大家庭。


   

电话响起,打断了KO的思绪。



电话那头的郝眉异常兴奋:“KO啊~怎还不来?等你好半天啦!”



KO无奈,心想今天怎么起的那么早:“这就过去,给你带中饭?”



“嗯嗯嗯!”



想象着郝眉在那边肯定是小鸡啄米似的点头,KO笑笑,心里想,他昨天睡得那么晚,还是买点清淡的东西过去好。

 


吃好饭,KO开始收拾东西,因为于半珊的屋子还算干净,KO其实不用很辛苦的像搬家一样。可是,有郝眉在当然就不一样了。



郝眉对KO的箱子十分的感兴趣。



以帮助KO放东西为基本目标,以把KO东西都挖出来随便乱扔为基本立场。



刨啊刨啊刨。



“KO啊这件白色衬衣好好看,给我穿好不好?” 



KO整理书柜,不搭理他。



“KO啊,<双城记>啊,你看这么高级的书,我知道作者嘿,叫...狄啥来着?”



KO抢过郝眉手里的书,又去收拾衣柜。




"KO啊,你说你衣服怎么都是黑白的,改天穿我的。”



”.......”



“KO啊,原来你穿海绵宝宝的袜子啊~我还是喜欢蜡笔小新的说~”



“KO啊,你竟然穿四角内裤!”



KO:..........




“KO啊.......”



“郝眉,放下我的箱子!滚回你屋!”

  

  

郝眉被KO推出去,嘻嘻笑,我也有保姆啦。



不过。



郝眉抬头,对着阳光轻轻微笑。



能让KO开心一点,不再那么难过,真好。



不顾郝眉在门外挠墙,KO收拾的速度还快一点。可是这货又开始出妖娥子:“KO啊,家里没什么吃的东西了,我们去超市吧?”



KO一边擦地,一边下意识的说:“便利店?”



“不是啊,超级卖场没有去过吗?”



KO一愣。



大卖场?当然没去过。



从小都是需要什么东西,交待管家就可以,家里从来不缺东西,KO只需要学这个,学那个,学这个那个。



郝眉看到KO沉默,心知自己说错了话,一阵歉疚,却又不知道说什么弥补。



KO起身,看见呆立住的郝眉,就知道这人又开始自己瞎琢磨了,拍拍他:“走啊,去之前先写好买什么吧,要不你又要像没头苍蝇似的乱转。”



星期天大卖场人很多,四处都是带着自己的小孩出来逛的父母,购物车里满满的都是小孩子爱吃的东西,可爱的男孩张着手要爸爸抱,小孩的爸爸假装不愿意,还是宠溺的抱起来,小孩子咯咯的笑。



KO看着这样的场景,心中一阵酸涩。



其实家里来过电话,母亲用生硬的语言问自己过的好不好,需不需要钱。那种感觉很别扭。



于是自己也用生硬的语言回答,过得很好,不需要钱,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挂了。




无法面对自己被领养的事实,更无法面对所谓的父母从没有爱过自己的事实。



哪里有什么亲情而言。



自己从小,也只是会写这两个字而已。


没有人教过,自然就不会。



KO苦笑,身边的郝眉却不见了踪影。



回头一看,郝眉正站在门口苦着脸对着自己口袋一顿乱掏。




走过去,把他拉进来:“怎么了,什么东西掉了?”



“刚才写的那张纸啊,我忘了放哪里了。”



KO无语,拿过一辆车,推着郝眉往前走。



“诶诶?不找了吗?可是我已经忘了要买什么东西了T_T”



“出门前看到你放在茶几上,就随手放口袋里了。赶紧走吧,别在这丢人了。”



郝眉瞪他一眼:“拿着了为甚不告诉我!害我找那么半天!快点走吧,我看到那边有试吃诶,不快点别人都抢走了!!GO GO GO !”



KO摇摇头,赶紧跟上郝眉越跑越快的小短腿。



两个人挑挑拣拣,该买的东西买的差不多了,该试吃的也吃得差不多了,KO和郝眉慢慢溜,路过一个专柜,郝眉站定开始挑。


KO惊了一下,咳嗽了一声对他说:“我做饭其实挺好吃的啊。”


郝眉没回头拿起一包开始看:“我知道啊,我让你住过来的目的也是想让你给我当厨娘。”


KO又咳嗽了一声:“那你吃这个当零食,也不营养啊。”


郝眉还是没回头:“我....”



“诶不对啊!谁特么要吃这个了!”郝眉放下一袋狗粮在车里,就要过去掐KO的脖子。



郝眉大爷似的拍拍KO的肩,走,结帐去!



从超市出来已是下午四点,冬天的帝都总是天黑的很快,太阳慢慢落山, KO和郝眉提着大包小包,来到公园的湖边。



KO把东西放在脚边,揉揉酸痛的手指,看着郝眉从购物袋里刨出那个人吃了没啥营养的东西,狗粮。



好像明白他要干什么了。



郝眉四处看了看拍拍手,几只小狗从角落里跑了出来。



它们看到郝眉倒是一点也不认生,脏脏的又小巧的身体往郝眉的大衣上拱,郝眉呵呵笑,揉着它们的脑袋:“想我了没?”



打开狗粮,撒在地上,几只小狗抢着吃,郝眉蹲在地上,双手抱肩,轻轻的笑,说:“以前刚来帝都的时候,在学校里没有什么朋友,愚公又在警校,一个月才能回一次家,它们就是我最好的朋友。”



KO倚着树干不说话。夕阳照在郝眉微笑的脸上,KO看着他的侧脸,渐渐发起了呆。



不自觉的拿起手机,拍下了这一幕。



温柔的郝眉留在了KO的手机中。



KO想,等以后郝眉再撒泼的时候,就拿出这张照片给他看,让他看看是冷静点好,还是暴躁着好。



郝眉看着它们吃得香,又倒了一些,站起来居高临下的对狗狗发布命令,千万别吃多!下次再喂你们!



郝眉刚刚在KO心中留下的一点温暖形象又破灭了。



郝眉看看KO脚边的几个大袋子,表情扭曲。


看着就沉。


趁KO沉浸在自己不太了解的忧愁中,拿起最轻的一个袋子:“KO啊,我们回家吧~”


KO反应过来,郝眉已经跑远了。




KO摇摇头任命的拿起所有袋子,嘴角的微笑却一直没有消除。



当然,他也没有想到,这张照片,竟然成为日后他思念他的唯一途径。



=====很粗长

评论(2)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