软软不是那么软

我的贝贝是全天下最好的贝贝。

【K莫】念念

离家出走的少爷KOX蛋糕师郝眉

问我夏温的,因为要上车了,可是我车票还没拿着,所以暂时更不了...



Chapter10



【想念,就是穿过时间去看你。】



郝眉在不经意的情况下不小心说秃噜了嘴,于是于半珊知道了KO住在自己家,于是丘永侯知道,二喜继而知道,曹光没有理由不知道。



于是阳光明媚的星期天,丘永侯一个电话惊醒了在家睡大头觉的郝眉和KO,美名其曰是为KO寄人篱下的新生活庆祝,实则蹭饭。



于是KO又开始了做饭生涯,学会了更多的菜种。




曹光坐在厨房的小桌子上削皮,看看系着蜡笔小新围裙安静做饭的KO,又看看门外和丘永侯抢电视遥控器的郝眉,对KO说,呀,KO,你绝对喜欢郝眉。



KO安静的像一尊雕像,曹光等了好久都快忘了自己问的问题,那人才悠悠开口:不是的,我和郝眉只是朋友。



曹光摆手,KO,我从来不会看错,我和你打赌。你喜欢郝眉。如果我输了,我管你叫爸。



KO把炒好的一盘菜铲出,装盘,还是没有说话。曹光看他没有反应,撇了撇嘴,继续削皮。



不存在这种赌约。



你不会输,我也许也不会。因为郝眉不会喜欢KO,所以,KO喜不喜欢郝眉,不重要。

   


KO把菜放桌子上,撑着桌子,不明所想。



郝眉,这样一个温暖的人。他带给KO的不只是友情,还有安心。




这样一个让人不得不爱的郝眉。



KO心里也很明白,他的身份,也没有办法去给郝眉什么所谓的爱情。



撇下俩人都是男子不说,KO的家庭也不会允许这样的感情。他没有办法像其他人那样爱的坦然,像甄少祥和于半珊那样。



郝眉那样美好。他又怎么舍得让他赴汤蹈火。

   



对。



我和他只是朋友。



郝眉看着KO发呆,心生疑惑,悄悄的走过去。



“KO啊,想啥呢?”郝眉左爪子扒KO肩膀,右手偷偷抓菜。



KO回过神,看到郝眉的动作立马打他的手阻止了他的动作,提着郝眉的领子进了卫生间:“你是不是有没洗手。”




“我洗了!不信问猴子...”




“我可啥也没看到...”丘永侯一边吃菜,一边悠悠的说。




“别编了,今儿不洗手别想吃饭。”




郝眉:.........




二喜奸笑,对上曹光含笑的眼睛,两人不言而喻。他自己的事情,还是让他们自己考虑吧。



现在这样,就已经很好。



过了些天。



晚上郝眉歪在沙发上和于半珊打电话。




“愚公同学,身体健康事小,保卫祖国事大,你就不要念叨你几天睡几个小时了。”



“我?每天过大爷一般的生活,你不回来最好了。”



“我麻烦他?明明是他麻烦我!”



KO一边收拾茶几一边看了一眼郝眉,郝眉感受到目光咳嗽了一声,扭过身逃避目光。



“话说,愚公,我们少祥哥在那边怎么样啊?”



KO一边刷碗,一边自省,我不是八卦的人,一边竖起耳朵听。



“诶诶,你别挂啊,喂喂!个死愚公!”



KO微笑,擦擦手上的水渍,端着洗好的水果走进客厅。




郝眉呜呼一声,抢过苹果,笑的像个孩子。



KO心里又一软。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



郝眉越来越习惯于KO的照顾,KO也渐渐适应了一直不断出状况的郝眉。




要不就是早晨刷牙一口气把牙膏吞了,要不就是出门左脚绊到右脚。



这两天又感冒了,吃药还堵在了嗓子眼里吓了KO半死,一个劲儿的给郝眉灌水,导致郝眉一走起路来肚子里就有水逛当来逛当去。



只不过,这两天,心里不知道为什么,总有点不安。



于半珊已经很多天没有来过电话了。



郝眉每次打过去,也只是寥寥数语就挂了电话,问甄少祥,他也含含糊糊说不明白。




最近打电话,更是很长时间没人接起,再到后来,就直接关机了。




郝眉很担心,却又不知道能做些什么。




店里放着<U -JUST >,丘永侯最近在追一个女孩子,在后厨学做蛋糕,郝眉趴在桌子上一边擦玻璃杯一边唉声叹气。



坐在一旁写程序的KO看这架势,赶紧凑过去:“怎么了?”



郝眉不抬脑袋,把玻璃杯放在一边:“你说愚公怎么回事啊?办案子忙到连我的电话也不接?甄少祥那边也没消息...”说着说着,郝眉害怕起来:“你说,他们不会出事了吧?”



KO揉揉郝眉的头发,坐下继续打字:“你又乱想,于半珊那么小心谨慎,他们那么多人了,肯定很安全的。再说你这么生活不能自理,他不可能抛下你。”



郝眉一个手刀过来,KO躲过,轻轻的笑。



其实,自己也是有点拿不准于半珊的安全问题。



KO紧紧握着鼠标,于半珊怕郝眉贤担心,并没有对他说这是很危险的毒、品案子,但是特意告诉了KO,甄少祥因为在电脑方面十分了解,作为特邀人员加入重案组,有时候有不懂的也会给KO打电话。



于半珊说的两个月早就过去,案件还是没有解决。



而且最近,就连甄少祥,也没有音讯了。



很担心,但是不能告诉郝眉,这样他会急死的。



现在能做的,也只有静静等待。



但愿一切安然无事。



====


夜晚。



KO听见细微的震动声,立刻起来,看着黑暗中闪着亮光的手机皱眉。



拿过来接起,这边的安静更显出电话那边声音的突兀。



那边是一片混乱的声音,有人的喊声,警笛的声音,哭泣的声音。



KO不安,但讲电话的声音镇定:“少祥,怎么了?” 



KO静静听,电话刺刺拉拉,听不真切,可是,有几句话却深深在KO脑中盘旋,压迫着他的神经。




“KO哥,赶紧来第一医院,半珊....出事了.....”



“还有,先不要告诉郝眉。”




=========================桑心

开了个青风和嬴政的脑洞,可是怎么写怎么不满意,蓝瘦。

评论(3)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