软软不是那么软

我的贝贝是全天下最好的贝贝。

【K莫】念念

离家出走的少爷KOx蛋糕师郝眉

预警 部分香芋出入

chapter 11



郝眉在噩梦中惊醒,醒来时已是一身冷汗。



起身看表,凌晨两点。



已经多久没有做噩梦了?郝眉摸着跳的厉害的心脏,心悸感一直没有消失。



这到底是怎么了?



郝眉下床,想去找KO,却发现KO的房门打开着。



一阵疑惑,又好像知道了点什么,郝眉咬咬嘴唇,进了KO的卧室。



KO的手机在床上一闪一闪的发着光。



郝眉更加心慌,走过去拿起手机。



上面有一个微信提示,写着一个地址,发件人显示甄少祥。



那分明是一家医院的方向。




于半珊!!!



郝眉脑子里充满了可怕的想法,差点站不住。



定了定神,他颤抖着换衣服,握着KO的手机跑出家门。



半夜很不好打车,好不容易坐上一辆车,给司机看看手机上的地址,司机了然的点点头,热情的对郝眉说:小伙子,要去看病人吗?大半夜的一定很急吧。

  

 

见郝眉不说话,司机又自顾自的说:听说了吗?刚出的新闻,有个zhonganzu的警察为了抓一个藏了很多年的dufan,费了好大的功夫,终于找着了,那dufan也不要命了,捅了那警察好几刀!哎呀,也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




郝眉越听越怕,只能对师傅说再开快一点。



于半珊,不要是你....



不要丢下我一个人....



尽管是半夜,但是因为出现突发情况,医院里灯火通明,护士医生来回的跑,那白色衣服上的血渍让郝眉触目惊心。有记者在门外等候,大门前站着一位警官在向记者解释。



郝眉认识那个人。



那是于半珊的队长。



不顾人群拥挤和闪耀的闪光灯,郝眉挤过人群,一把抓住那人,却一下子说不出话。



队长看到郝眉,惊异后低下了头。



他们几个相识经久,四个月前还在一起喝酒玩狼人杀。



“对不起,我没有保护好半珊。”



郝眉脑子轰的一下炸了,手指发抖,抓住他的衣领:“在哪里?”



“现在还在手术室抢救....”



队长没说完,郝眉已经跑远。



对不起,对不起....他眼眶通红,对着摄影机绝望的闭上眼。




快点,快点 ...



于半珊...!



郝眉一路都在喊着他的名字。



于半珊!于半珊!




彼时你推着我的脑袋调侃说以后再生病绝对不管我,却半夜为我买药守我到清晨,我吐吐舌头装不在意,心里暗自告诉自己要好好的不要再让你担心。




你怎么可以,让我那么难过...



郝眉抓住一个护士问清哪个手术室,跑到门口,看到呆坐在椅子上的甄少祥和刚刚从另一个屋子出来捂着胳膊的KO。



长久无言。



甄少祥看到郝眉跑进来没有说话,低下了头。



KO也不说话,站在走廊边。



郝眉大步过去,一个拳头砸在了KO的脸上。



KO躲闪不及,被郝眉的大力道打倒一下子摔倒在地上,但依然没有说一句话。



郝眉依然还要上去打,回过神的甄少祥赶紧拉住郝眉:“郝眉你干什么!!KO哥刚刚抽完血!”



郝眉想要挣脱,红着眼睛大喊:“KO!!你他妈的凭什么不告诉我!!你有什么资格!!你以为你是谁??那是我的哥们!!躺在那里的是和我从小一起长大的于半珊!!你凭什么这么做!”喊完又转身去打甄少祥:“我让你照顾好他,你到底干什么吃的!”



眼泪一滴一滴往下掉,郝眉一下子呆坐在地上,抱住肩膀:“那是于半珊啊..."




没人懂得于半珊之于郝眉的意义。




他不仅是他的朋友,还是他的哥哥,他的亲人。




KO尝到一股血腥味,摸摸嘴角发现已经破了。他抬头,看着坐在地上蜷缩成一团默默流泪的郝眉,心里一片狼籍。




从地上爬起来,KO走过去把郝眉拉起来,柔声说:“先起来,地上凉。半珊...会没事的。”




郝眉甩开KO的手,自己站起来,在椅子上坐下,脸上都是泪,喃喃说:“你骗我...”



那日你信誓旦旦的对我说不会有事情,我相信了,如今对着那个手术室,你又要怎么解释...



KO抬起的手久久没有放下。



甄少祥倚着柱子发呆。



KO看着坐在椅子上的郝眉,不知道该说什么。

   


长久的沉默。



KO走过去,走到郝眉的椅子前蹲下,他握住郝眉瑟瑟发抖的手,对他说:“对不起。”



郝眉这时已经稍微平静,抬起头看着蹲在自己眼前的KO。



他的嘴角破了,是自己刚刚打的。



他的胳膊因为刚抽完血,已经青紫一片,郝眉看着这样憔悴的KO,眼泪瞬时又掉了下来,他抬起手,摸着他的脸:“痛吗。”




KO摇头。




郝眉实在忍不住,眼泪一颗颗的往下掉,他也蹲下,紧紧地抱住KO。



“KO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我只是..只是...”



我只是....太害怕....



KO把郝眉的脑袋抱在怀里,轻轻安抚他:“你相信我,半珊不会有事...”



相信我。



他会坚持下去。



相信我。



郝眉在KO的低语中渐渐冷静下来。

   


手术中的灯牌一直亮着。



丘永侯接到消息第一时间也赶过来一起等着。



甄少祥尽管疲惫,但一直睁大了眼睛看着那红灯亮着的地方。



郝眉把自己深深埋在椅子里,开始了长久的回忆。



他想起来小的时候总爱和于半珊在河边玩,他一时使坏,把于半珊推进了河里,结果自己吓到要死哭喊着不知道找谁,他好不容易爬上来,冻得嘴唇都在哆嗦,还是微笑着说,笨蛋郝眉,哭可不是男孩子的作为哦,我这不是没事吗。



他们两个一起长大,父母工作繁忙没有时间照顾他们,他们一直相依为命。



想起高三补习结束的晚上,自己在路上被抢了手机又被打了一顿,于半珊一边替自己清理伤口,一边骂着自己笨一边却红了眼眶,自己却嘻嘻笑,呐,于半珊同学,哭可不是男孩子的行为哦。



他想起那个高三结束的夏天,他们两个人带着八九罐啤酒爬了三个小时的山,在山上喝得烂醉,说下未来相互陪伴的梦想。




于半珊说要去警校,郝眉说自己想学做蛋糕,两个人互相嘲笑对方,却坚定地一起同行,离开家乡,来到北京。




这些走过的漫漫岁月里,每一天里的每一天,都有于半珊在身边。



没有人比他更重要。



想起自己嘲笑他可爱的圆圆的眼睛,笑起来像一只小狐狸,可爱的脸一点没有警察的威严。于半珊憋红了脸掐自己的脸大吼,靠,老子是警察,不要用可爱形容老子!你才可爱!



想起他微笑起来眼睛的弧度。



想起他的微笑。



这五年来,于半珊为了做警察受了多少苦,他都知道。




于半珊,你这个王八蛋,你要是敢离开,我...我...我...




我就哭给你看...





================

抛去这篇文章,我是真的很喜欢峰峰和大成之间的友情,两个人从小的时候开始拍第一部合作剧到现在,一直互相支持,还记得他点赞大成粉丝宣传阿部的微博,大成总是发的两个人的自拍,不管过了多久工作有多忙,两个人总是会相见,会一起玩闹,娱乐圈这么好的感情除了霆峰,我想就是他俩了。

朋友不在于多少,在于真心,在于互相珍惜。

可能这章的着重点更多的是想展示两个人的友情,我想比较深入,先对大家说对不起啦。

另外

你们知道我为了这章发了多少遍吗....

因为minganci的原因一直查不出来

我的强迫症就开始了

必须要找出minganci在哪!!

结果minganci竟然是chuzuche....

醉了好吗!!

我需要你们夸我!!!

不夸我我就哭! 




评论(6)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