软软不是那么软

我的贝贝是全天下最好的贝贝。

【K莫】念念

离家出走的少爷KOX蛋糕店老板郝眉

部分香芋出没。


Chapter 14



【命运就是一个个固定的日期,无论你停留在哪一天,我都会如约而至。】



郝眉奇怪。



郝眉最近很奇怪。




为什么现在一看到KO那厮心脏就狂跳不止?



为什么自己竟然会看着他工作时的侧脸发好长时间的呆?



为什么他说自己有喜欢的人了自己心里那么不舒服?



为什么他说要搬走的时候自己吓的要死又逼他继续住下去?



愚公回来以后他也得搬回去啊..



现在自己在这挣扎什么呢?



想起那晚落在自己脸上的一吻,心里又是一阵慌乱。



怎么了啊这是...



小男孩看着面前僵硬成一根木筷形状的哥哥,吓得不敢说话。



KO看着奇怪的郝眉,又看看不敢说话的小男孩,果断走过去,一边拍拍他一边帮小朋友装蛋糕:“你怎么了?没睡好?”



郝眉回魂,看着眼前的KO,咽了咽口水,抓着自己衣领,表情复杂:“.....是,是啊,你不知道吧,我是每天都给自己帅醒的人啊。你不理解帅哥的痛苦吧,太帅了,最近都睡不着觉了,呵呵呵呵呵....”说完摆头,牙疼似的咧嘴,“啧啧。”



KO无语,推开郝眉的脑袋,对小男孩微笑:“下次还要来哦。”



“什么时候这么温柔了...”郝眉钻出柜台,坐在窗边开始唉声叹气,KO不明所以。




郝眉一边戳着冰块,一边发呆。



郝眉其实很不了解现在自己对KO的感情。



那个雨天,他站在自己店的门口,淡淡的表情。



他把他饭盒里的菜推给他。



他把自己抱在怀里一遍遍的说不要怕马上就到医院了。



他站在台阶下,张开双手说,你跳吧,我接着你。

   


他站在月光下装作一脸不在意的讲述以前的故事,眼睛里的疼痛却深刻的很。

   


他蹲在自己面前,握着自己的手,低语,相信我,一切都会好的。

   


他背着自己走回家。


   

他做的每一道菜。

   


他为自己做的一切。

   


他安静的侧脸。

  


他浅浅的微笑。

   



抬头看眼前照顾客人的KO,他蹲下来,摸着小孩的脑袋,竟笑得一脸温柔。



什么时候,他变得开始爱笑。



喂,你干嘛,要这么好。



喂,你干嘛,要对我这么好。




你这样,要我怎么放开你。




我喜欢你,怎么办。



郝眉自从明白了自己的心意,就开始躲着KO。

   



KO那么聪明的人,怎么可能会感受不到,却又不明白原因。

 



他也不会去问。



换言之,KO对郝眉的宠溺已经上了天,所以,郝眉认为什么样是舒服的,KO就不去干涉,只要他高兴就好。这是KO的原话。

 



前两天肖奈打来电话,说微微从武汉回来了。

  



KO其实是有些很开心,贝微微是肖奈的女朋友,三个人从大学就一直一起玩。




微微这一趟回去就是说明父母办好所有事情,这一回去差不多有半年,这次就彻底留在帝都了。他们三个人也确实好久没有见面了。

  



KO忙着见肖奈贝微微,这次他们决定买房结婚,他又忙着和帮他们办理一些事情,就没有太多管郝眉。




郝眉看着KO天天往外跑,虽然奇怪,但是也乐得自己一个人认认真真考虑感情问题。



俩人这么躲来躲去的过着,一直到于半珊出院。



一行人浩浩荡荡的从住院部的大门出来,看着天空蓝的透明,阳光和煦。



甄少祥大包小包的提着东西,丘永侯和曹光聊天,阳光明媚的不像话。




郝眉挽着久病初愈的于半珊,一边斜眼看KO。




KO插着口袋往前走,脸上表情淡淡的,但仍然掩饰不了心情好的事实。




郝眉偷偷看着这样的KO,他好像,变得更加温暖了。




要没有我郝眉,这家伙能从冰山变成暖河吗。




想起KO的过去,心里就一个阵的疼 。




他是活得有多辛苦,才伪装成这样强硬的样子。



这样的KO,郝眉真的好心疼,也真的好喜欢。



于半珊一脸什么都懂的表情看着发呆的郝眉,咳嗽了一声。



KO其实早就感受到了郝眉的视线,他走过去去摸郝眉的额头:“怎么了,最近老是发呆,生病了么?”




好喜欢KO。




郝眉突然觉得自己融会贯通浑身上下不知道有多舒爽,爆出一个大大的甜甜的微笑:“没事!”




说着搂上KO。




KO看着郝眉在阳光下笑的一脸明媚的样子,觉得那是自己见过的最动人的画面,郝眉和他的好朋友们一起走在大片大片的阳光里,而自己是他们中的一员,成为了KO二十多年的生命里,最不可思议,却也最幸福的时刻。



只是,KO没有想过,那天郝眉脸上挂着的明媚笑颜,竟成了日后他离开他的日子里,最深切的眷恋与最丰盛的记忆。



为了庆祝于半珊大难不死,丘永侯嚷嚷着要众人去酒吧庆祝。



郝眉扑到KO背上:“KO,我们一起去,喝他个痛快!”



KO把郝眉从自己背上拖下来, 把他挽得老高的衬衫袖口向下拉了拉: “好。”



KO,我开始贪恋你拉下我袖口的日子了。



虽然愚公回来了,但是你可不可以不要走。



这些话,却不敢说出口。



甄少祥搂着于半珊嘀嘀咕咕,“这美人儿最近绝对有问题,刚出院不要受刺激,你多考虑考虑我跟你说的那个事啊....”



“滚开!”于半珊脸红的喊着。



这样的美好阳光。一辈子都这样。多好。



===============要表白了

你们猜谁先表白

我必须要解释一下昨天把其中一个郝眉写成朴灿烈的事情!!!!

扶额....

我写昨天那一章的时候我室友在疯狂的安利我朴灿烈安利茶蛋

结果我俩聊着聊着我写着写着名字就给串了....甚至还写上了别人来着【扶额

其实我在检查的时候发现了,但是因为是自动发出,就完全忘记改了TT

给串戏的同学们说声抱歉我该死TT

所以说干什么事情都不要三心二意啊!!!

评论(6)

热度(26)